会客厅内,太辅轻缓清晰的汇报声还未结束,对打架上头,一时忘了如今人设的风愁别而言,无异于是公开处刑了,慕少艾听着倒没什么感觉,毕竟他和风愁别认识的时候,对方走的就是高冷先天路线,只会认为是心态调整过来了。

于是在不老城太辅汇报结束后,便也说起了自己所见的情况,除开风愁别提醒这一茬,其他的都没怎么隐瞒,说完后,顺势提问道:“那扇门是何物?竟连刀剑之气都能吸收。”

识能龙在听到八方横野惨死于门上时神情流露出几分凝重,闻言解释道:“此门名为玄机门。玄机门乃在建城之初,就已经存在,吾并不知门内有何事物,只知欲打开玄机门的关键就在龙气。”

“龙气?”慕少艾面上疑惑呢喃,实则悄悄看了眼风愁别,见他对此并无反应,便有了另外的猜测。

靛羽风莲与他倒是默契了一回:“城主之所以取素还真之尸身,用意可是在此?”

识能龙摇了摇头:“这只是原因之一,另外的原因,乃是吾一向十分欣赏素还真之为人与行事作风。”话中竟是透着几分保护之意。

“此门甚是古怪,城主不曾于门旁,派驻守之人吗?”再次被白衣少年避开视线的苍收回目光,出声询问道。

“早期曾有派人驻守,但……”识能龙顿了顿,继续说道:“守卫总是离奇死亡,所以吾便不再派人守卫。”

靛羽风莲摇了摇手中毛绒绒的莲花团扇,面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此门我也曾一度探查过,虽有异样的逼迫力,但并无危及性命之感。”

“玄机门之事暂且按下,眼前还是以长生殿为要吧。”太辅觉得如今的重点不该放在一扇不知来历,又暂时无法打开的门上,风莲敛去眼中深色,从善如流的点点头:“没错。”

话题转到长生殿上,氛围就陡然变得凝肃起来,这次不老城算是吃了个大亏,不慎中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城中伤亡惨重,被识能龙视为掌上明珠的识玲珑还被抓去做了人质,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如今还只能稍安勿躁,等对方过来谈条件,极其的被动。

在这样氛围的感染下,原本只是静静待在风愁别与慕少艾中间,时不时摸摸肩上小鸟的少女不由得生出几分担忧,抬手轻轻扯了扯风愁别垂在身旁的袖子,低声问道:“她……会有危险吗?”

风愁别低头看向少女,这个角度能清楚的看到那双灵动眼眸中的担心与内疚,神情柔和,轻声宽慰道:“不老城城主义女这个身份对长生殿来说代表着有利可图,只要他们还想得到不老神泉,便不会在进行交易前伤害她,毕竟来自不老城的报复怒火对长生殿而言,也是个大麻烦。”

只要不是脑子进水,都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人质给弄没了。

这话说的有理,但不知为何,话中的提醒之意过于明显,甚至是有些刻意了,是有什么玄机吗?众人看向神色平平的风愁别,心中略微疑惑。

“风大夫所言甚是,有利可图代表着此事尚有转圜之地,在未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前,玲珑小姐便是安全的。”慕少艾点点头,出声打断了那些带着探究的打量,顺带安抚下少女。

“如今便等着长生殿的人上门谈判吧。太辅,你们先下去安坐调息片刻,顺便……”识玲珑被抓,最着急担心的自然是识能龙,可他作为一城之主,也只能先冷静下来,做好被长生殿刁难的准备,保持沉稳的姿态,说话间还往风愁别脸上看了一眼:“治疗一下伤势。”

太辅与梁堂百回枪低首应是,随即退了下去。

察觉到视线的风愁别下意识抬手摸了摸脸,果然碰到了几处隐隐作痛的地方,应该是之前打斗留下的淤青,按照主角那皮糙肉厚的抗揍能力,过一会儿估计就能消了,多半不会破相的。

“以丹药配合,会好得快些。”淡然的嗓音自身旁传来,紧随其后的便是一个玉质的小药瓶。

风愁别一时没察觉到苍的靠近,听到声音差点被吓了一跳,控制着表情不要崩,摇摇头拒绝了:“不用了弦首,这点小伤揉揉就好了,用不着丹药。”话说苍师兄你走路没声音的吗?怎么一点声响都没有。

顺便在心里吐槽了下,就听到苍答话似的来了一句:“是你方才走神了。”

风愁别:(?`;)?

然后:∑(??д??)难道苍师兄你真有读心术?!

“并非读心,而是愁别你表现得太明显了。”苍像是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又解释一句后,将药瓶放入他手中:“这是疗愈内伤的,翠山行手中并无修复面貌的伤药,若你需要的话,吾可以帮你问问赤云染,她那里也许……”

“不用了不用了!多谢弦首你的好意!”风愁别还在思考自己的表情管理是不是退步,就被苍师兄后面的话吓得连忙摆手拒绝,生怕对方给他来个说到做到:“我这只是点皮肉伤,用不着那么大张旗鼓的,真的!”要是真去要了,简直分分钟钟社死好嘛!!!

接着将药瓶里呈褐色的丹药倒出来,快速吃了下去,一边运功催收药效,一边加快揉脸的速度,证明自己脸上的伤很快就能好了,无需浪费药物。

“确实不用大张旗鼓。”慕少艾凑了过来,将手张开,手中放着个瓷瓶:“老人家我这里就有药膏,风大夫要用吗?”说话间眼中满是笑意,显然是在打趣。

“多谢药师的一番好意,不过药师还是留着自己用吧。”风愁别自然看出了对方的意图,没好气的看了那瓷瓶一眼,继续揉脸:“毕竟是大哥送的,可别浪费了。”

“咦?风大夫怎么知道这药是秋宇给的?”慕少艾有些好奇,这药是之前秋宇醉时给他的,说是能快速祛印,不过也只用过那一次,平时也没拿出来过,秋宇就更不会和别人说这点小事。

“很明显啊,这里有个印记。”风愁别感觉差不多了,就放下手,点了点瓷瓶的底部,那里有个细小的椭圆云纹,轮廓看着像个眼睛。

慕少艾低头看向那比芝麻粒都小的印记,不禁沉默片刻,随后目光复杂的感慨道:“风大夫……还真是了解秋宇啊。”

“还好吧……”只是那家伙的一点小习惯而已,相处久了自然会知道,说不上是了解吧。所以药师你就别用八卦的眼神看着他了,那家伙的绯闻对象不是他啊!

风愁别内心无语,但这种私事又不好解释,干脆当做没看到,将手中药瓶重新塞好,想要还回去,被苍师兄一句“留到下次继续用”给拒绝了,于是就自己留着了。

接着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先前苍师兄一直在看他好像并不是因为他人设崩了,而是在看他脸上的伤……所以他是白担心了(?―??)

无声的尴尬中,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并未见到有长生殿的人来到,先出现的反而是九章伏藏风尘仆仆的身影。

九章伏藏向在场众人执扇行礼:“久见了,诸位。”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