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飞升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凤凰小说网fh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掌柜的走了,但也留了个机灵的小伙子在旁边伺候着她们。

梁璎最后挑了个金镯,引得清芷在一边笑:“表嫂,咱俩的眼光可真是太一致了!昨日我看的时候,就觉着你肯定会喜欢,特意让掌柜的帮我一定要留着。”

梁璎失笑。

周家人向来注重感情,梁璎一开始受人恩惠还会不好意思,后来发现大家都不怎么在意,也就慢慢习惯了。

所以这会儿清芷非要买,梁璎也就没客气地挑了合眼缘的。

“那就直接戴上吧。”清芷伸手,帮着梁璎套上,“孔二,等会儿记我账上。”

“好勒!”卖了货物的孔二笑得也开心。

这金镯是双环,纤细小巧,很称梁璎的肤色,上面镶嵌的宝石又不过于夸张,反而正点缀得相得益彰。

清芷也是一直在夸,两人正说着,猛然听到外面的动静。

“不是都说了还没卖出去吗?我怎么的就不能看呢?难道要本小姐挑别人剩下的吗?是这间吗?”

那是一道娇俏的女声,很好听,但带着掩饰不住也没想去掩饰的高傲,说最后那句话时,已经可以听到人是来了她们厢房的门口。

梁璎与清芷面面相觑,下一刻,甚至没有敲门,厢房的门就被人推开了。

推门的只是一个小厮,梁璎看向他身后的绿衣女子,不过十四五岁的模样,样貌是生得美的,梁璎看着她时,隐隐觉着有些熟悉。

未曾细想,就听着掌柜的在一边赔不是:“真是抱歉,扰了各位的雅兴。”

当老板的,最怕遇到这种情况了,梁璎见他虽是赔不是,却一点要让这贸然闯进的女子出去的意思也没有,猜着对方的家世应该是不低。

“我说是谁呢!原来是林夫人。”小姑娘开口,明明面对的是比自己大了几岁的人,也听不出几分尊敬客气的意思。

一看就是家里宠着的。

可梁璎现在旁边站着的那位,也是家里宠大的。

“我刚刚听着声音还在想着,”果然,清芷也开口了,“这玲珑楼里是真不设门槛啊,什么粗俗如村妇之人都能进,哦,原来是薛姑娘啊!”她说着还捂住了嘴,“真是失礼了。”

说是失礼了,表情却没有一点失礼的意思。

梁璎听到这女子姓薛时,才恍然大悟,难怪她刚刚觉着有几分眼熟,原是跟皇后长得有几分相似。

“你……一个小小的翰林夫人,也敢这样跟我说话?”女子显然是很少被这般忤逆,声音有些气急败坏。

梁璎在听到对方是薛家人时,就拉住了周清芷的手。

薛家如今在朝中如日中天,又有着皇后这层关系,这个时候得罪了对方,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清芷在周家是上上下下都宠着的,且周家在当地是大户人家,无人敢得罪,她自是一直顺风顺水。

这会儿她原本还想再跟这没礼貌的丫头掰扯两句的,只是手被梁璎拉住了,因为不想给表嫂惹麻烦,只能按捺住了脾气。

见她没了气焰,薛敏这才气顺了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