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醉三更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凤凰小说网fh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说吧。”

黎幸双腿交叠,黑发垂在肩头一侧,锋锐俊美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哪怕对面的人拒绝了他的好心,他也仍然看起来冷静优雅。

黎幸看着坐在他对面的沉默着的江映。

吃完饭之后,张云弈拿走了那份协议,江映最终还是没有同意。

只是说想要和他单独交流。

就连和系统交流间,也没有表现出他到底要做什么,因此黎幸对于江映要做出的选择还是有点好奇的。

当然,虽然他先前是给江映一个可以远离选择,但是不管是最近他受的欺凌还是江映本身的目标,都不会允许江映接受拿钱走人。

他的道路从一开始就已经确定了。

沙发的触感坚韧,坐下去可以稳稳托住一整个人的重量,江映缓缓站起身,挪到了黎幸的身旁,腺体中仿佛仍然残留着那冰冷的信息素,不断的安抚着他的情绪。

他的身上穿着成套的校服,藏青色的外套里面是洁白的衬衣,同色的领带紧紧束缚着脖颈。

江映缓缓的将外套脱下,落地窗外投射过来的阳光将他的身影勾勒,他抬起手,在黎幸波澜不惊的目光下,松了松领带,随后开始一颗颗的解开衬衣上的扣子。

衬衣敞开,他的上身布满的伤口也开始显露,锁骨以下,满是青紫血痕。

仅仅一天,那些嫉妒他的omega,alpha,就让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但是黎幸早有预料,他只是上下扫视了一下江映裸露的上身,发出了一声短促的音节。

“嗯?”

江映看着他浓绿的眼眸,像是要在那广阔冷淡的目光中寻找着什么,他说:

“我想跟在您的身边”他语调平静,“您知道,因为上次我被您标记的消息泄露之后,圣安中一直有人看不惯我,甚至,想要杀死我。”

“所以,你是想向我寻求庇护?”

黎幸捏起桌子上的一颗葡萄,将它放到指尖,观察起来,像是在注视着什么有趣的东西。

青色饱满的葡萄仍带着水珠,在那苍白指尖碰触的瞬间顺着指间滑落,湿漉漉的,染上了诱人的色彩,让人不禁想要为其舔舐干净。

江映沉默了一会儿,承认了下来。

“是。”

“你应该知道,你的所谓的救命之恩,不足以得到这份友好,我是建议你选择金钱。”黎幸将视线缓缓移到他的身上,“只要签署了协议,就算是我不庇佑,你也在张家下面挂名了,到时候,不会有人再和你有矛盾的。”

江映攥紧了手中的衣服

“我,我喜欢您,我想跟着你。”

“呵。”

黎幸的心因为技能失控的跳动一下,他的视线开始渐渐发冷,语气异常轻柔。

“既然这样——我身边并不缺人,反而,缺一个宠物。”

“当狗,或者做人,你自己选择。”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