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令之上官芷重生》转载请注明来源:凤凰小说网fhtxt.com

“上月十七。”老妪眼含泪花,哭声不断。

上官芷若有所思,胸臆着。

是婚礼的前一天。

她嘴角漾着笑,撇了眼潘樾很快收回目光,看着老妪继续问道:“那事情的经过,你可以和我们说说吗?”

“旦夕祸福,人无法预料的。”

金婆婆道:“那天,六郎收了一大笔银子,在家赶工了一整天,打出了首饰,便给主顾送了过去,走之前,他说这笔银子够我们花一年的得喝点酒庆祝一下,我还替他高兴呢,但是,直到半夜,他都没回来。”

恍惚间,她记起那日,夜深人静,老妪独坐于无奈废寝难安,索性步至门边将其打开,迎面吹来一股冷风,除了知了鸣叫声,再无其他。

她独自站着眺望目光,期盼着能看见他回来,但只有一场空欢喜,双手扶着拐杖静静站着垂眸而思。

金婆婆攥着拐杖继续道:“第二天,河边的渔夫说,在河里发现了一具淹死的尸体——”

“那竟然是六郎。”说到这,她脸色刚平复的情绪一下子激动又泣不成声,泣下沾襟,上官芷眼里露出恻隐。

潘樾注视她道:“六郎,他打的是什么首饰?”

闻言,金婆婆哭泣声收敛许多,闭目摇头:“我没看清。”

上官芷若有所思,睇了眼潘樾,转移话题道:“那,婆婆,你知道六郎的新雇主是什么人吗?”

她睁眼,双手越发紧紧攥着拐杖,语气微变称道:“新主顾没到家里来过。”

“报过官吗?”她又问道。“当时的县令有没有查到过什么?”

“查了。”金婆婆叹了口气,抽抽搭搭回答道,“就说是醉酒溺水淹死,我一个眼瞎的老妪,也只能这么接受。”

潘樾瞥眼盯着老妪,她满是白发苍颜,问道:“六郎如今葬在何处?”

她略有隐藏,只字不语。

见状,上官芷红着眼眶耐心地同她叙说:“婆婆,这件事情真的很蹊跷,我们想查看一下,希望你能同意。”

听她如此道来,金婆婆顿然撇头向她,作出妥协:“那好吧。”

青林竹间,风轻吹过林梢,传出萧萧然声响,上官芷同潘樾站于一边,只见老妪抱着金六郎墓碑泣不成声。

她伸手抚摸着墓碑上金六郎的名字,脸上满是泪痕,就连衣襟,也全然被浸湿。

上官芷不动声色斜视了一眼身旁的潘樾,若有所思,疑心道:“金婆婆似乎对樾哥哥有些敌意呀。”

潘樾应答如响:“对我有敌意的,又何止她一个?”

抱着墓碑的金婆婆隐隐侧头注意到二人针锋。

“那樾哥哥是不是应该反省一下自己呢?”随即,二人面面相觑。

确实应该反省一下他自己。

反省一下,为何他如此冷心无情。

反省一下,为何有这么多人都对他有敌意。

潘樾忽然生笑出声,嘱咐道:“你一会儿送她回去,我去县衙找仵作。”

她点了点头,他迈步离去,每踩一不枯叶都会发出沙沙的声响,回头撇眼见金婆婆仍抱着墓碑痛苦:“六郎啊……阎王爷怎么就把你给收了呀。”

“让你变成孤魂野鬼。”她头紧靠着碑,抬手费力的拍了拍墓碑上的字,那种无助的痛苦,似一把锋利的利刃狠狠扎在她心中,撕心裂肺,“有家难回啊!六郎……”

上官芷面露难色,攒眉蹙额看去,欲言又止,见老妪如此伤心,她不能感同身受丧子的痛苦,也不知如何安慰。

以前是她肆意妄为,毫不感受,也不在乎人命到底多重要。

如今,她心中倒有一份悲敛之心。

林下风韵拂拂,此处仅有二人,她看了一眼抬步上前走去,蹲在金婆婆身前:“婆婆,其实人死了,不会变成人,也不会变成鬼。”

“他们会化作尘土,给花儿鸟儿提供养分。”她瘫坐在墓碑边,窘着脸虽看不见,但却闻声看去,“所以你看,这里长着的野花和野草——”

谈话间,上官芷眼中流露出一丝温柔,动作轻缓,金婆婆微微将头倾斜于一侧,听着风声萧萧,一旁的野花在风中摇曳,眼前的便是泛黄的枯草,虽枯木丛生,仍不离不弃。

“其实六郎他并没有离你而去。”她敛着目光,继续道,“他只是换了个方式,继续回到你身边。”

金婆婆倾斜着头顿然略有不甘,抬起鹤骨鸡肤的手掌伸向前端盛开的花,眼睛看不清,却仍记得花开之位,心中泛着酸楚:“他还没有离去。”

仍记得,金六郎是一个好孩子,懂得照顾人,也从不见利忘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芙枝为酒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凤凰小说网fh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