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凤凰小说网】地址:fhtxt.com

-

封应淮原来伤得很重,他不过一直强撑着。

到了常叔家里,楚怜扒了他衣裳瞧,他肩上最深的伤口看着要化脓,另几处新刀伤一动便浸血,发了高热,昏迷不醒,水都好难喂进去。

楚怜情况比他稍好些,但她的外伤再不处理,估摸两个人要一起躺着等死了。

更棘手的是,他们都没钱。

常叔长吁短叹,和常婶上山,采了些止血清热的草药,让楚怜马马虎虎收拾一下。

第二日晚,封应淮高热不退,楚怜拖着条不能动的胳膊,勉强可以走动,她没有惊动任何人,趁夜色出了门。

当初封应淮给了钱,让常家老两口来作戏骗楚怜和封熄。

可常叔拿不出银子给封应淮医治,他和常婶有个光棍儿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这钱让他们儿子全搜刮去,田也卖光了。

常叔常婶一分没落着,还是老两口孤苦守在渔村里头。

楚怜今晚出门去当贼,这样下去封应淮不死也得烧傻了。

她随便扯块布蒙脸,路边捡了根棍子,走了小十里路进城,摸进常叔儿子屋里。

这人看着怂包,被楚怜揍得鼻青脸肿,却咬死了牙说没钱。

楚怜只翻出来几分碎银子,开贴好点儿的伤药都不够。

她转身进厨房拎了菜刀,作势要削他耳朵,刀刃割进肉里,那人方扑通跪下求饶,说了把钱藏在哪儿。

楚怜当夜搞了六十多两,敲开一间医馆,揪了个山羊胡的郎中,连夜赶回渔村。

郎中给封应淮诊了脉,上了药。楚怜熬好一大碗药给他灌下去,晌午男人发了汗,烧退了。

她此刻松了口气。

楚怜想,等封应淮能睁眼了,她就走。

他的人应该没几日便会找来。

郎中开的药一日三服,常婶洗了个炉子给楚怜用。

夕阳时分,楚怜便蹲在院子里烧火煎药,天气渐暖和了,她给炉火烤得满脑袋汗,身后传来淫/邪笑声,“哟,哪儿来的小娘子啊?”

“老娘,不是你给我找的媳妇儿吧?”

一个五短身材的男人踹开院门,眼角嘴角都是淤青伤痕。

楚怜认得他。

昨晚她才揍了他一顿,差些削了他耳朵。

常叔和常婶的儿子叫常大山,他被楚怜抢光银两,又回来找爹娘打秋风。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儿!这是借住在我们家的贵客!”

常叔打渔不在家,常婶端着了簸箕走出来,一把拉过楚怜将她推回屋里,手里东西砸向常大山,“你还没死外边啊!”

“好你个老东西,你儿子昨晚半只脚都踏阎罗殿里了,就是你咒得吧。”

“家里头你们还藏了多少银子,都给我拿出来,半边身子都埋土里了要什么棺材本!”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