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柔嘉在门口蹭了蹭脚下的泥雪,才款款走进来,目光一直定格在易潇身上,问道:“饿了吧。”

易潇回之淡淡的笑,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她为自己摆放粥食。

很快,桌上摆了几盘精致小菜,开胃清粥,她道:“按着你说的没有做太油腻,快吃吧。”

“嗯。”易潇抬手接下,却始终夹不起一片菜叶,最终无奈叹气。

“你身上有伤,是我思虑不全,还是我来吧。”沈柔嘉贴心接过,全然忘了他的伤,在左肩。

易潇得逞,狡黠道:“多谢娘子。”

他如今叫娘子是越来越顺口了,沈柔嘉心里有他,自然也是高兴的,一口口米粥喂着他。

才觉得现下场景温馨醉人,米粥便见了底。

“我再去盛一些来。”

可身子才刚刚离开榻边一寸,便被易潇扯着手腕搂进他怀里,小碗则没了支撑碎在地上。

四目相对,热气升腾,她原想逃离,又想起他身上还有伤,只能轻推搡着他坚实的胸口,“你这是做什么...”

未说出的话被易潇的唇堵在心口,沈柔嘉惊讶一瞬。

许是感觉她的惊慌,易潇停下来温柔注视着,又在她额间轻轻一吻,“藐藐,其实早该与你道明,但我思虑太多,总是想着等一等,今日历经生死,脑中闪过的皆是你的身影,我便知道,不必再等了。”

他因紧张停顿,沈柔嘉的心也悬起。

许久,他望着沈柔嘉的眼睛,道:“我心悦你,想同你在一处,为你挡风霜遮雨雪,陪你青丝共白首,你可愿么?”

回应他的,是沈柔嘉柔软的唇,她轻抬双手绕于他的颈侧接下汹涌的情。

才喝了米粥,那股甜腻使二人愈加沉醉。

不知何时,沈柔嘉已躺在榻上,屋内炭火升温,两人同样燃起不息爱火汗湿了衣衫。

摸到沈柔嘉腰间一片黏湿,他抬手就要替她脱去。

!沈柔嘉找回一丝理智,断了绵长的热吻,覆上他的手背想要制止,说出口的话,却没有威慑,“不行的~你,你还有伤...”

她不知道,这句话是何等刺激易潇的神经!

他放弃那层不足威胁的衣衫,手指一寸寸抚摸沈柔嘉绯红的脸,染上情欲盈着波波春水的眸,还有被他滋润过微显红肿的唇...

每到一处,他内心深处的渴望便随之震动,终于,冲破牢笼。

瞥到沈柔嘉白嫩的耳垂,忍不住低头吻上去,许久,暗哑着嗓子说道:“娘子是在质疑我么?”

不知怎的,沈柔嘉腰心一阵酥麻,颤声道:“不敢~伯爵爷最是威武,我只是担心...”

唇瓣再次被堵上,就听易潇嗫嚅道:“别担心,你夫君我身体好着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