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瞅有大热闹可看,买东西卖东西的呼啦啦全都围了上来。

天津卫有句老话,叫有热闹不看王八蛋。宁可舍买卖,也不能舍了看热闹。

于天任心里面发慌,他担心二狠子吃亏,于是替二狠子向芶雄鞠躬说好话。

“有你嘛事,滚一边去!”

芶雄吼了一嗓子,于天任陡然打了寒噤,吞了吞口水,不敢再吱声了。

芶雄俩眼珠子盯着二狠子那张带着轻蔑神色的脸盘子,呲着被烟油子熏黑了的大门牙,嘿嘿了几声。

笑声十分瘆人,叫人不寒而栗。

二狠子歪着脖子,撇着嘴角,叉腰抖腿,脸上没有惧色,只有不屑。

芶雄伸手进兜,掏出一包纸烟,从中抽出一根,叼在嘴角,问二狠子:“有火吗?”

“我有。”

不等二狠子有话,于天任赶紧从炉子边上抓起一盒洋火,慌慌张张地打开洋火盒,捏出一根洋火棍儿,还没等划,小腿肚子上便结结实实地挨了芶雄一脚。

“用你了么!”芶雄朝于天任瞪着眼珠子,恶声恶气,唾沫星子喷了于天任一脸,“谁裤裆没夹紧,把你给抖搂出来了!”

于天任立时呆住。张口结舌,不知所措。

跟随芶雄上街耍威风的两个小混混儿,一边一个,用力抠住于天任的左右肩头,不准于天任动弹。

二狠子没有替于天任说好话,只对芶雄笑呵呵地说:“三爷抬举我,我给三爷点烟。”

话音没等落下,两步走到于天任的炸糕炉子旁,一手斜拎油锅,另一只手伸进炭火炉子里,豁楞了几下,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一块冒着小火苗的煤块儿,转身来到芶雄面前,呲牙乐着往上一递:“三爷,请吧。”

这一下,四周围炸了锅,有人咂舌,有人叫好,有人惊得腿肚子转筋,有人吓得差点尿裤子。

天爷,拿手指头夹火炭,这得多疼呀。

黄豆大的汗珠子从二狠子的额头上渗了出来,可是二狠子始终面带笑容,愣是连眉头都不抖一下。

爷们儿,这叫“卖味儿”,要的就是这股子狠劲儿。稍微一咧嘴,或是叫出一声哎呦来,今天这些罪白遭了不说,往后想要在街面上混饭辙,连门都没有。

芶雄诚心要叫二狠子栽跟头,歪叼着烟卷儿抖着腿,就是不接二狠子的茬。

二狠子呢,则是一直捏着那块冒烟的煤块儿,任着两根手指头烫烂烧焦,就是不肯服个软,依旧连眉头都不抖一下。

大伙儿见此情景,纷纷拍手叫好,无不敬二狠子是条硬汉子。

这样一来,芶雄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于是将黑粗脖子往前一伸,借着二狠子二指之间的煤块儿把烟点着。

芶雄诚心使坏,烟卷儿明明点着了,却仍不肯将烟卷儿跟煤块儿分开,而是用力一撮,那块已经熄灭了的煤块儿,立时又冒起了小火苗。

“三爷!”于天任急了,“咱不兴这么玩人呀!”

这回没等芶雄出声,二狠子反倒先开口对哥们儿嚷了一嗓子:“我跟三爷之间的事用不着你掺和!”

“我——嗐!”于天任无奈叹了一声。

那俩抠住于天任肩头的小跟班儿,拿眼珠子狠狠地瞪着于天任,那意思是说,你小子要再掺和,可没你小子的好果子吃。

于天任虽然不说话了,可围观的老少爷们儿却纷纷起哄,尽管不敢直接拿芶雄的爹妈祖宗开涮,却也旁敲侧击把芶雄家里的女人们损了一个遍。

芶雄是坏,却并不傻,话好话歹,他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一见群情激愤,他也只能收场。

如此,二狠子就可以大大方方把煤块儿往脚底下一摔,用力一脚碾碎。

然后,二狠子扭身两三步来到卖切糕的摊子前,说了句:“借刀用一下。”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凤凰小说网【fhtxt.com】第一时间更新《贼之道》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