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后,刚好二月初一,黎萍镇整夜下起了大雪,第二天一早大街小巷到处是白晃晃的雪,崔安静推开阁楼的窗,带着冷风的雪气扑面而来,冻得耳朵红红的,她拍了张雪景发给谢行言。

崔安静:下雪啦!

谢行言也给她发了一张图片:嗯。

崔安静关上窗,靠在一边点开他发的照片,本以为也是一张白雪皑皑的照片,他的不一样,好像是凌晨的雪,天还没亮,满天像绒毛一样的雪出现在他镜头里面。

崔安静:你什么时候醒的?

谢行言:凌晨四点。

起那么早在干嘛?难道是熬夜工作吗?崔安静忍不住想。楼下传来林曼的叫唤,说谢行言已经到了让她快点。

崔安静这才想起来今天周一,得去医院复查。赶紧放下手机去换衣服。

她还浅浅化了一个淡妆。

她下楼的时候,林曼跟崔树生已经收拾好站在门口等她。

一起走出院子的大门,谢行言的车就停在外面,他下车站在车边等她,一身黑色的羽绒服,身段笔直,眉眼柔和,雪洒满他整个肩膀,仿佛跟整个雪景融合到一起。

“你干嘛站外面等。”崔安静走上前,下意识垫脚帮他把肩上的拍掉。

在其他人眼里,这是下意识的亲密动作。

谢行言看了看她身后的林曼跟崔树生,触到他们的眼神,头一次居然有点不太自然。

谢行言轻咳了声,拉下她的手,跟她说没事,然后打开后座的门。

“叔叔,阿姨,外面冷,您们先上车。”

崔树生看着他们欲言又止,林曼拉着他就钻进后座,将空间留给他们。

谢行言知道崔安静只是单纯关心他,并没想那么多层,他让她先进去。

他检查了一圈车外才上车,车里开了十足的暖气,跟外面冰寒的天气实在相差。

上了车崔安静才发现崔闹闹也在车里。

“你怎么也在?”

崔闹闹不开心,嘴开始巴拉巴拉:“姐,什么叫我也在,我是你妹耶,你生病我关心不是应该的吗。”

“……”

好在这场雪还没来得及将道路冻上不能通行,要不然今天铁定出不了门,但谢行言还是降低了车速,一个小时的路程他开了一个半小时,到医院的时候刚好九点。

崔安静又抽了三管血,拿去检测,结果说要下午三点才能拿到。

找了家饭馆吃完早饭后,崔安静便让林曼跟崔树生先回去。

此时才十一点不到,还得等三个多小时。不必让他们这么辛苦陪她。

崔树生一口回绝,目光时有时无扫向谢行言:“那怎么行!”

谢行言淡定抿了可热茶,没出声。

崔安静:“爸……”

“叫爸也没用,今天说什么……”崔树生态度强硬得很,还没说完林曼一把截断他的话,“那也行,我们就先回去等你们消息。”

崔树生扭头看她,显然很不满意。

林曼只好拉着他走到一边劝说,劝说了一会儿,崔树生还是有点不太放心。林曼只好叫崔闹闹留下来陪着她们,她这才安抚好崔树生。

崔安静给他们打了一辆车回黎萍,没一会儿,车就到了,等他们走后,谢行言起身去结账,店员告诉他账单已经结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凤凰小说网【fhtxt.com】第一时间更新《春栀》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