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凤凰小说网】地址:fhtxt.com

“这朵花是龙族几万年来的圣花,育龙池有很多,可不是随便任何人都能够摘下来的。”

不是任何人能够摘下来的?也就是说她是特别的吗?

就好像看到的那些小光点一样,都是特定的人才能够看到?

苏紫铃把她在育龙池里面看到小光点的事告诉燕非离,燕非离听完之后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眼眸中却带着些许笑意。

“他们这是认定你是龙族族长的夫人了。”

欸!

苏紫铃双手叉腰,脸上微红:“我们只是在谈恋爱!我可没答应你说我要成为你的夫人!”

燕非离眼睛里带着淡淡的笑意,他好像早就认定了苏紫铃总有一天会答应他,“嗯,你还没有答应。”

不跟他在这个话题上转圈了!怎么说都说不过他!

“我能问问你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苏紫铃觉得很难启齿,毕竟他们第一次见面发生了这样的意外。

苏紫铃心大,早就把那件事情抛在脑后,可是偶尔午夜梦回的时候还是会想起这件事情。

于是就想问问看,看看燕非离当时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燕非离没有将发生意外的那次当做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好像把第一次见面当成在医馆见面:“在医馆吓到你了吗?”

医馆?

不不不!“不是这个第一次见面!是我们发生意外的那一次。”她搓了搓手,有些难为情:“你还记得你当时有记忆吗?你为什么会这样?”

在小说里作者一直把燕非离描述成一个冷酷睿智理智的灭世大反派,他不像是会做出这样事情的人。

所以苏紫铃一直都觉得他当时是被控制了。

“……”燕非离恍然大悟,他开始皱着眉想当时发生的事情:“你想问什么?我有记忆,可是不多。”

“你是不是被控制了?”

“你怎么知道?”燕非离显得很讶异,毕竟在那件事之前他跟苏紫铃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苏紫铃不会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我觉得那天的你跟现在的你一点都不一样,如果现在的你才是正常的你,那么那个时候的你一点都不正常。”

“我不觉得理智在线的你会跟一个陌生女子做出这样的事情。”

“……”燕非离单手放在石桌上,食指轻轻敲动,他应该思考着这件事情能不能够让苏紫铃知道,可是最后他还是让她了解这件事情的真相。

“强大种族会引来天道的妒忌,尤其是我,更别说以前我做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好像说的那些话并不是发生在他身上一样:“天道惩罚我,在我身上种下了火毒,我被你唤醒的那天,火毒发作。”

火毒?

小说里面并没有提起关于火毒的情报!她对于这件事情一点都不了解,只是听起来一点都不容易。

“那么火毒能够解除吗?”

“暂时没有解决的方法。”

也就是说他得带着火毒一辈子吗?

天道怎么能够这样!天道既然妒忌强大种族,那一开始就不要创造他们出来!

苏紫铃有点生气,既气天道不公,又气自己是个看过小说的人都帮不了燕非离,好半天都走不出来。

燕非离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好笑,他身上带着火毒已经好多年,从一开始无法接受到后来的慢慢接受,现在只希望火毒不要经常发作。

当然他也有寻找解除火毒的方法,只是一直找找了好多年都找不到,只好先放弃,处理好龙族的事情之后他应该会继续去寻找解除火毒的方法。

“你怎么这么生气?”他摸了摸苏紫铃的头,苏紫铃的头发很顺滑,他以指为梳,理顺了她刚才因为跑动所以凌乱的鬓发。

“要是天道这么妒忌你的话,就让他下来跟你打一架啊!”苏紫铃也知道天道是神一般的存在,可她就是不服:“凭什么要在你身上种下火毒!这么折腾人的东西又不见他自己在自己身上试试看!”

苏紫铃是真的替燕非离感到不值。

“我会找他打一架。”燕非离想起天道,眼眸微沉,“在此之前,先让他过一段舒服日子。”

他怎么说得好像天道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似的?

燕非离突然间拿起了通讯器看,看完之后微微皱着眉头放下通讯器:“我有点事。”

燕非离这句话刚出口苏紫铃就知道是时候溜了:“那你去忙!我自己找点事情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渣了偏执龙君后跑路了》转载请注明来源:凤凰小说网fhtxt.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