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穹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凤凰小说网fh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褚辛没有料到乐潺会将矛头指向李信介。

但很快,他便发现,李信介一贯的冷漠眼色里产生了些许动摇。

乐潺微微张口,还想说些什么,但他注意到布里欧纳克缓缓睁开眼,醒了过来。

李信介第一时间注意到了床上的动静,下意识地露出了关切之色,但很快便转变为警觉。

“布里欧纳克,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乐潺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回来。”褚辛出声道。

“没用的……”布里欧纳克用拳头抵着额头,像一头受伤的豹子,发出嘶哑的声音,“泽普能够随时入侵我的意识,他会接管我的行动。”

“行动?你们接下来的目标,是c区的赫淮斯托斯遗迹?”

布里欧纳克闭上双目,一脸疲惫地点了点头,应和了褚辛的话语。

“泽普的测算结果显示,只要摧毁那里,盖亚之壁会出现破裂,帝国战舰群就可以攻打进来。”

褚辛顿时面露难色,他的猜测是对的。

“现在反抗军的‘屠夫’恐怕已经抵达c区。”布里欧纳克撇过头道,“你们就算阻止得了战争,也对抗不了泽普,他是人类意识的主宰。”

“这不像是你会说出的话,阿泽尔。”乐潺道。

“我并不是你说的那个阿泽尔,他已经死了。”布里欧纳克冷眼瞥向李信介,“李信介,你漠视生命,亵渎人性,该和我一起下地狱!”

乐潺感到浑身战栗,这是他先前离开阿泽尔的意识之境时听到的那句诅咒。

李信介没有辩解什么,带着一身冷漠和傲然转身离开了。

他推开门,望见通道拐角处一闪而过的身影,不由得加快脚步上前,恰好和韩若麟撞了个满怀。

“我找遍了生活区,最后想到你应该在这里。”

韩若麟抬了抬眼皮,故作轻松地扫了一眼李信介,发现他的脸色有些不对劲。

这本该难以察觉,李信介不论什么时候都表现得波澜不惊,可韩若麟还是发现了岩石表面的微小裂缝。

“怎么了?”

自己居然也有关心李信介的一天,这种慈悲连韩若麟自己也始料未及。

“屠夫出现在c区赫淮斯托斯遗迹。”李信介扶了一下通讯器,机械音用毫无生气的语调说道。

“我找你也是为了这件事。”

韩若麟没有追根问底,即便他察觉到李信介故意避开关于自己的话题。

西园寺秋野在c区安排的线人发现了屠夫所率领的反抗军动向,而塞壬在法尔肯宫安插的暗桩也传回消息,联邦军近来已c区北部海域集结。

即便塞壬没有行动,韩若麟也做好了单独前往的打算。

他本可以毫无牵挂地一走了之,也没有打算和谁告别,但在翻出包里那瓶打算送给朋友的玫瑰香水时,不知怎么就放下了未收拾完的行李,鬼使神差地走到了这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