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竹让人记下了魏家的地址,想着过两天带着大夫去看看。

阴差阳错的救下了,孩子也确实可怜,那个魏延启看着是个识文断字的,心竹想接触接触看看是不是个能用的,她缺可用之人。

她不是猜不到这人定是要报仇,只是这仇,怕是不好报。

国公府和小酒匠,即使告到御前,皇帝怕是也会顾忌着亲舅父的颜面,小惩以戒。

毕竟,他们可都是有血缘关系的。

伤人的,是皇帝的亲表弟。

但是话说回来,这位不动,不代表下一位不能动。

翌日带着青竹一同去了元府去看元安安的伤势,安安恢复的很好,只是需要修养上几日,手腕并不能剧烈活动。

因着这事,安安被禁足在家中。

国公府倒是在下午便登门了,还是国公夫人亲自带着礼物上门,言语里满是歉意,直说自己教儿无方,那孽子已经被国公爷打了三十大板,如今已是下不来床了。

安安半躺在床上,神色未名。

元夫人同国公夫人寒暄了半晌,这才将人送走。

元淮安归家后气的茶盏摔坏了几个,元夫人叹气,两条人命也不过就值那三十大板,打没打都说不准。

这世道,让人怎么活。

秦奋被送回府上修养,国公府也差人上门赔礼道歉,只是秦奋的身份摆在那里,只国公府的管家趾高气昂的来的。

心竹没出面,秦爹冷笑着让下人接下了赔礼,并没让人进门。

后来心竹差人打听了才知道,国公爷亲自去了魏家,赔了大笔的金银后这事便了结了。

这便是草菅人命,贵族权利吧。

晚膳后心竹提了壶果酒靠在树下赏月,虽然月亮只有半个。

穿来已经七年有余,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此时的她更能理解当初两位爹爹离开时的心情。

为什么没有带上他们。

是真的不放心吧。

因为太在意了。

聂锋抱着披风,离的老远便见心竹望着皎皎明月,不知在想些什么。

聂锋行至心竹身前,弯下腰给心竹系上了披风。

心竹有些醉意了。

她仰头看着给他系披风的男人,男人眉眼柔和,神情专注。

她将酒壶扔在一旁,额头轻轻靠在聂锋胸前,闭着眼睛感受着对方的心跳。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