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凤凰小说网fh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白明意把最后一颗山楂恋恋不舍地吃完,坐在原地等着赵清涯。

此时是将近正午,天光正晒,街上的行人不多。

茶水铺的伙计擦了又擦干净如新的木桌,借机抬头打量独自坐在那里的少女。

少女唇红齿白,正一手撑着下巴看向街边,忽然她双眼一亮站起身来。

伙计顺着少女的目光看去,只见街边走来一位气质风轻云淡的公子。

赵清涯微微侧身走到白明意身边:“辛苦你等我了。”

白明意摇摇头:“追查的事情重要,客栈那里已经让人盯着那位太监和钱竟业了吧?”

赵清涯点头:“我已吩咐下去,今日暂且无事我先送你回宫吧。”

假装去找李府侍卫的赵清涯面不改色地扯谎,实则只是拐了个弯在拐角对平安卫嘱托了几句。

赵清涯付了银钱,与白明意沿着街边慢慢向着皇宫的方向走去。

由于这是白明意第一次出宫,非常珍惜出宫机会的白明意选择了慢慢走回去,好多看几眼繁华的京城。

正逢此时,一个小厮打扮的人跑了过来,拦在二人面前:“李公子好,我家世子殿下正在附近的酒楼,恰巧看见李公子,想要邀请李公子一同欢宴。”

赵清涯止步,拿起小厮递上的白纸,顺着白纸上的大字看向街道另一边的酒楼二楼。

衣着华贵,头戴金冠的赵自语正撑着窗沿笑着冲赵清涯挥手。

赵清涯面上没出现什么表情,反而是看了眼白明意。

“李公子莫担心,世子殿下怜香惜玉,这位同行的姑娘自然也在邀请之列。”小厮机灵地补充道。

本以为李公子会因为他这识趣的接话,而好好夸奖一番,结果他却感觉李公子好像心中有什么不满一样,瞥了他一眼。

小厮揉揉眼,不敢置信地再看过去,只见面前的李公子笑眯眯地说:“还是世子殿下贴心。”

-

白明意跟在赵清涯身后向着酒楼包厢走去,手心因为紧张而冒出密密的汗。

赵自语之前在宫中几次为难白明意,都被白明意一一化解了,对于白明意,赵自语一直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只要她不开口,说不定还能瞒过赵自语一回。

没等白明意细想,她就发现赵清涯正等在楼梯口边看着他。

白明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快走几步上前:“抱歉,让先生等我。”

赵清涯维持着侧身回望白明意的姿势,语气沉静:“不用怕他。”

不用怕他,因为他不过是区区安王世子而已。

白明意听到这话,见领路的小厮在前面没有注意他们,歪头小声回道:“我从来都不怕安王世子,只是怕连累到先生你。”

赵清涯挑眉,脸上显出疑惑之色。

他见白明意听到是安王世子邀请就开始有些心事重重,原本是担心她心生害怕,可说是为他而这样,又是怎么回事。

白明意抿了抿唇,踮起脚尖一手拱成喇叭状:“我怕安王世子发现我们上次在芳宁殿假山的事情。”

那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小在于安王世子以为赵清涯和他一样是个胡来的人,心有灵犀地替他瞒下来了。

大在于这事要是捅出去,李清涯胆敢在赏花宴时与宫女亲昵,这把皇家的脸面放在了哪里?是不是太过于嚣张,眼里没有了君臣?

更何况白明意的身份特殊,还是宫内的预备女官,罪加一等。

白明意所担心的就是安王世子以此事作为把柄要挟李公子。

赵清涯认真地看向白明意,忽然轻笑一声:“不用担心。”

说完,赵清涯率先踏上了楼梯。

白明意见赵清涯这个风轻云淡的背影,忍不住有了小脾气。她好心为这人担心这么久,怎么提醒他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他究竟是不是宰相府的公子?怎么连这事的利弊都弄不清楚呢?

白明意扭头,她决定一会要是被发现了也不替李公子遮掩了。

就让他后悔去吧。

白明意蹬蹬几步,就快步走到了领路的小厮身侧,带路的小厮以为是白明意嫌弃他走的太慢,吓得立刻健步如飞起来。

“我说不用担心,但是白直笔倒也不用这么开心。”赵清涯从身后走来,带着几分揶揄,显然是看见被白明意吓得差点跑起来的小厮。

白明意回头,只见赵清涯眉峰如剑,鼻若悬胆,好一个闲适文人做派。

但是白明意知道若是有人真把他当成了文弱公子,就会得到和那天那只黑狼一样的下场,先生他至少是个很能打的文人。

好吧,可以不用担心打不过暴怒的安王世子,她至少能安稳走出这栋酒楼。

-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