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渡》转载请注明来源:凤凰小说网fhtxt.com

群山犹青黛,旭日亦未歇。正是一年好夏时,宜出门寻欢作乐。

皓日当空,华灯悬空风正柔,满城人烟,酒肆花窗里觥筹交错,小桥流水映着袅袅人影,茶棚烟雾升腾,渲染浓浓烟火气。

“姑娘,要不要买串糖葫芦?”火红的山楂挡住了顾曦的面庞,她看着裹着晶莹冰糖外壳的糖葫芦,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不必了。”

“尝尝嘛,这家店的糖葫芦可是很好吃的。”略带清冷的女声响起,顾曦无奈地看向身旁的少女。

藕荷色的衣摆在微风中摇曳,三千青丝被一只碧玉簪子牢牢簪住,淡蓝色的丝带在满头墨发中若隐若现,芊芊素手揽住顾曦的肩头。

柳轻许微微俯下身子,伏在顾曦耳畔,

“这次出来玩的所有花费,姐姐我全包了,怎么样?”

说着,她抬手指了指最上面的几串糖葫芦,“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每种种类各要三串,麻烦包起来,谢谢老板。”

李记的糖葫芦种类繁多,各种样式层出不穷,林林总总加起来,约摸有数十种。

顾曦一把拉住柳轻许,想要制止住她,

“要不要再想想?这么多,我们吃不完的!”

“哎呀,每种都尝一尝嘛,这样才能知道哪一种好吃啊。”

顾曦还想说些什么,刚张开口,便被一个有些冰凉的东西堵住了口,都已经到嘴边了,哪有不吃的道理?顾曦顺势咬了一口,

“怎么样怎么样?”顾曦看着柳轻许漂亮的桃花眼,用力地点了点头,

“好吃,只要是你给我的,都是很好吃的。”

柳轻许对于这话很是受用,一时间眉眼弯弯,笑颜如花。

两人转身,正准备离开,周子纪便提着糕点,气喘吁吁地从远处跑来,“等等我!”

“坏了,差点把他给忘了!”两人对视一眼,互相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心虚,旋即两人错开目光,装作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只是轻轻一眼,周子纪便看出了她们的想法,

“我辛辛苦苦去替你俩排队买糕点,你俩竟然想要弃我于不顾!”随即变扭过头去不理两人。

顾曦面带愧疚地看着周子纪,悄悄地将口中的糖葫芦嚼碎咽了下去,柳轻许则直接取出一串糖葫芦,递给周子纪,

“给你的。”

顾曦顺势接话,“你怎么会这么想呢?亏得我们还专门给你买了糖葫芦。”

“什么?专门给我买的吗?”闻言,他立刻将头转了过来,眼睛里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令人难以忽视。

柳轻许听得有趣,以袖掩面偷笑,肩头不住地耸动。

“当然是给你的,不然还能是给我的吗?”顾曦忙将手里的袋子递给他,同时给了一旁笑得一脸荡漾的柳轻许一个眼神。

柳轻许接收到了顾曦的信号,立刻整理好面部表情,放下衣袖,轻轻拉住周子纪的衣袖,

“我知你来回奔波辛苦,想起你之前说过想要吃些甜口的东西,正巧见这糖葫芦瞧着不错,便给你买了一些,不小心买的有些多,还望你不要见怪。”

接过糖葫芦,周子纪眉眼一弯,好似皎皎明月,“谢谢。”

“驾!”天边斜挂灯笼轻摇,棕色骏马奔腾,溅起点点尘埃。马儿嘶鸣,引得街边行人纷纷躲闪一旁。

一俊秀少年身着石青色锦袍,星眉剑目,唇角扬起,笑得干净爽朗,身后还有一个小厮打扮的人紧跟其后。

“嘶,今日出门忘记看黄历了。”周子纪看着马背上的少年,忽然有阵牙疼。

“街上百姓众多,世子怎可这般纵马疾行!”柳轻许满是不赞许的眼神。

“就是就是,撞到人了怎么办?”周子纪赶紧火上浇油道。

果不其然,下一秒,一来不及躲闪的买菜老翁便不幸地被马儿撞倒,接着被马蹄踩住了腿。老者倒在地上,捂着右腿,不住地哀嚎着。

少年给了身后的人一个眼神,小厮立刻下马挡在景安世子身前,

“你惊扰了世子出游,世子大度,不与你计较,治伤的钱稍后会送到你家里,现在赶紧滚吧!”

岂料老者听了这话,嚎叫得更大声了,引得周围的百姓纷纷围观过来,对着坐在马背上的少年指指点点,更有愤慨的人脱口而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青柠不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凤凰小说网fh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