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下可好,白藏的好奇心得到满足了。他透过手机显示屏幕,看到梁春菊踢开陶罐碎片,从碎片渣渣里捡起来一个黑色不明物体,即便白藏使用的探头再怎么高清优越,他也只能看到一抹黑色。

“你怎么不安个夜视仪之类的功能?”

白藏一顿,声音有些闷,“这些年为了找游轮案相关信息,去了太多地方,钱花光了。”

……啊,竟然是如此逻辑合理通顺的理由,喻庭默默闭嘴,毕竟她自身也没多少钱,这个月房子到期后她就没地方住了,去湘西鬼市的大大小小费用多亏有宋千秋背后出钱。

否则喻庭就得上街摆摊算命了。

她叹气,看来还得想办法维持一下经济来源了,找京阙残体什么的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在此之前不能饿死。

喻庭思维发散,想着要不推销一波她的自制符箓,量大管饱,对付小鬼驱邪还是管用的。

白藏戳戳她,“看这儿!这东西来历不简单。”

喻庭回过神,顺着白藏指着的一角地方看过去,那除了黑色,还有显而易见的经典红色,她还没来得及吐槽一句,就见屏幕里的梁春菊疯癫表情一僵,拎起放在沙发上的菜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自己砍。

两人皆为一惊,也不管什么明里暗里了,一个和窜天猴一样几下爬上阳台阻止梁春菊的行为,一个急里忙慌地打救护车,顺便出门安抚周围走出家门口探头探脑的邻居。

有好心邻居在听到梁春菊砸东西的声音时就已经报了警,因此不多时,救护车和警车是同步来的。

身穿警服的人员迅速向喻庭了解完情况后将现场封锁,防止其他邻居看到血腥场面产生心理阴影。

喻庭跑到楼上时,白藏浑身是鲜血,正按压着梁春菊身上的多处伤口,而桌子底下,赫然坐着个抱着膝盖埋着头只漏出眼睛的小鬼。

现场一下子混乱起来。

白藏冷静地指挥医护人员抬担架,进行紧急止血等操作,喻庭则负责和其余警察做解释以及探查房屋内部。

先是安抚藏在桌底下的小孩,再是发现轮椅上不能动弹只能瞪着眼看人的老头,将要天明,这一出闹剧才有停歇的征兆。

梁春菊摔碎的陶罐成了重点调查对象,警察半点不含糊地将一堆证据拿走,喻庭顺势放投过去视线,当即脑子一震。

现在光线稍微明亮,在手机屏幕里看到的黑糊糊一团,渐渐表现出它原本的面貌,如套路恐怖片所惯常使用的一样,那是个表皮漆黑的仿真人娃娃。

说实话,喻庭第一反应是这户人家养小鬼遭反噬了。

可那娃娃闭着眼睛,整体样貌并不与她记忆中的小鬼相似,反倒是更像邪门歪道。

喻庭总觉得自己在哪个角落里看到过,过去一年她在福乐门翻阅了很多古籍,正经的不正经的杂七杂八一大堆,因此可以称得上一句理论上见多识广。

“鬼东西……竟然想破罐子破摔。”白藏双手朝上悬空着,面色不虞,他胸膛前的大片衣服和双手都沾染着鲜血,直冲脑门,喻庭这下子不仅是眉头皱起,整张脸都皱成一团,很是一言难尽。

喻庭缓了缓,等差不多能适应这股气息,她才开口道:“那个陶罐里的东西应该是这户人家最初供奉的,不知道是从哪个偏野角落请来的,但是没有好好送走才糟了祸患。”

白藏问:“你认识那个?”

喻庭犹豫着摇头,“不算认识的程度,只是曾经翻书阅读的时候瞥到过。”

鉴于目前现场还有其他人在,喻庭不好说些过度的话,只点到为止地说了几句。

警察搜查完现场后,他们换身衣服收拾收拾,随着去警局做了笔录,从警局出来时,太阳已经完全升起,阳光普照大地,又是个明媚的好天气。

白藏叹气,询问旁边表情呆愣的喻庭,“去吃个早饭?”

喻庭点头,折腾一宿,不仅精神疲惫,身体也疲惫了,此时此刻急需要一点热腾腾的食物来慰藉心灵。

他们坐在警察局对面早餐店的角落里,相较于其他位置安静许多,适合说事。喻庭点了一碗千里香小混沌,配着刚炸出来撒着黑芝麻的黄金油条,顿感人生美妙。

白藏咬了一口茶叶蛋,又在白粥里加了三四勺白糖,舒舒服服喝了一口,才有精神道:“既然警方已经介入了,那就让他们管吧,正好省心了。”

“那户人家和游轮案有关系,你竟然就这么松手了?”喻庭有点不可思议,她吃得腮帮子鼓鼓,说这话时活像一只存粮的仓鼠。

白藏咽下去茶叶蛋,一边剥开另一个茶叶蛋的壳,一边解释道:“该查的都查了,依照那户人家的精神状况,现在也从他们嘴里打听不到有用的消息,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去多做几台手术。”

喻庭:“……”

有时候白藏也挺随心所欲的。

“而且,如果警方那边查出来和游轮案相关的东西,会有人通知我的。”白藏说,“我一个学弟在那边任职。”

国家对于用科学无法处理的案件专门设置了一个秘密部门,代称列印。列印队内核心只有十一人,但个个都是精英,要么出身自流传深厚的玄学世家,要么从玄学界唯一一所学院脱颖而出,白藏说的学弟就是后者。

喻庭给他树个大拇指,为他的人脉点赞,果然行走江湖人脉必不可少,这看起来独来独往超级冷漠的酷哥,竟然如此深藏不露!

她心想,什么时候来个冤大头给他点助力。

吃完早饭,白藏和喻庭说了拜拜就要自相反方向离开,没走几步,喻庭突然把他叫住,“等下!还有个事!”

喻庭紧张兮兮的,想着措辞,把之前遇到老婆婆鬼后莫名其妙发高烧的事情讲给他,问他自己身上是不是缠上奇奇怪怪的东西了。

白藏只向她身后看了一眼,便说道:“应该是受了那个陶罐里娃娃的影响,不过现在没事了,你很健康。”

“噢……”这不就侧面说明是鬼手京阙替她承担了那点影响吗,她更忧心忡忡,本来勉强现身一部分,现在连凝聚鬼手都做不到了。

喻庭再次感谢了白藏,心不在焉地沿着马路边边回家。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凤凰小说网【fhtxt.com】第一时间更新《当我深爱的男友死掉后》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国宝级女配2[快穿]

国宝级女配2[快穿]

张早更
?完结?字数:328284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短介:我爱我的国?立意:勇往直前?励志人生?快穿?穿书?爽文??收藏:17185?霸票:598名?评论:12062?灌溉:7395?评分:暂无评分?风格:轻松?视角:女主下本要开的《我当萌兽的那些年(快穿)》求收藏,更新时间:每晚11点,即将退休的梁汝莲最后一次穿越,她不再做工具人,要做自己。拒绝极品,狗血变热血,女人不止能顶半边天。1.《最热
其他全本5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