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说嘛,最近两个月她花钱怎么突然大手大脚了起来,之前午饭定个麻辣烫都要肉疼好几天,结果现在一万多的金镯子说买就买!”技师半是羡慕半是嫉妒的撇了撇嘴,倒是很有职业操守的手上动作没停。

“感情是和公安局闹起来讹到钱了呀!要我说现在这社会怪仁慈的,只要不讲理、不要脸,总能有出路的。”

罗婧瑶闻言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这个回答和她想象中的有点出入。

已知6·13连环杀人案的模仿案是上周才出现的,王桂芬也是这两天才出面闹事的,公安局那边确定当年黄国骏的案子在侦办过程中没有瑕疵,自然不可能给她任何的补偿。

但这个消息也不是全然的无用,王桂芬在这家店里只是一个级别最低的服务人员,日常的收入相对固定,只有底薪加全勤。那么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一个过往生活比较节俭的人才会有能力去过度消费?

这件事又会不会和她去公安局撒泼有关?

一时间,她脑子里的想法翻飞,表面上却不显半分的继续和技师周旋着。

可直到服务项目结束,也没能有什么新的发现。

送走了一脸满意的美容顾问芳姐,罗婧瑶一边整理着思绪一边换上了店里提供的浴服,然后在服务人员的指引下顺利的乘坐电梯来到了楼上。

二楼的格局是一眼望过去没什么遮挡的宽敞,用各种绿植屏风划分出了公共休息区、休闲娱乐区和用餐区。

刚一下电梯,她就看到了前方正倚在游戏机边上看热闹的庞光,对方这会儿表现出来的是超乎寻常的专注,就连她走到身后都没有察觉到任何的异常。

过了两分钟,随着游戏机里传来一阵代表着失败的音乐声,一直霸占着游戏机的小男孩终于耗尽了所有的游戏币,耷拉着脑袋一步三回头、万般不舍的离开了。

紧接着就见庞光一脸兴奋的冲到了游戏机前,从男士浴服的裤兜里掏出了少的可怜的几个游戏币,毫不犹豫的往投币口塞了两个。

之后他便握着游戏杆操控了起来,不过那动作、那神情在罗婧瑶看来也太随便了些。

就在她疑惑不解的时候,熟悉的失败音乐声果然再次响起,然而下一秒瞧着比之刚刚还要亢奋了几分的庞光再次花费了两个游戏币开启了游戏机。

依旧是熟悉的、敷衍的动作和态度,不同的是小青年的长脸不知为何逐渐涨成了紫红色。

叮叮叮叮叮!

猝不及防的,略有些刺耳的铃声响起,整个游戏机从上到下都开始闪烁着炫目的灯光,这种壮观的景象几乎瞬间就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一大堆游戏币从游戏机下方倾泻而出,庞光此时更是高兴的手舞足蹈,弯腰用身上的浴服将赢来的游戏币小心翼翼的兜起,咧着一张大嘴就去游戏厅的前台兑换奖品了。

中途他恰好撞见了那个和他同玩一台游戏机的小男孩,还很是嘚瑟的冲着对方挤眉弄眼了一番。

气的小男孩‘哇’的一下哭就出了声,看的罗婧瑶有些目瞪口呆。

“外面的这些游戏机,商家事先都会提前进行一些设置,庞光对这种几率算法的东西尤为擅长,每次只要在旁边看上一会儿就能摸透其中的猫腻。”

这时,林嘉凡不知道从哪里走到了她的身后,好心的出言解释道:“现在他因为工作原因还算收敛了不少,之前读书的时候可是上了全市游戏厅的黑名单的,被不少老板雇人堵在死胡同里‘教育’过。”

“他那时候有个性的不得了,哪个游戏厅的老板教育他,他就越想办法去,然后就会被教育的越狠。”

无语的嘴角抽了抽,罗婧瑶不算违心的夸赞:“庞警官再怎么都是个高端的特殊人才,有点独特的解压癖好,可以理解。”

林嘉凡听她这么说,只是从鼻子里挤出了一声轻笑。

没过多久,庞光就搂着一个超大号的北极熊玩偶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终于等到罗教练上来了,头儿,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去享受享受了?”

林嘉凡听完斜睨了他一眼,随即扬了扬下巴示意二人跟上。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一间客房里,房内一左一右的摆放着两张单人床。

还没等罗婧瑶和庞光来得及问是什么意思,房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了,接着便进来了一男一女两名按摩师。

“他们两个就麻烦二位师傅了。”林嘉凡双手环胸,英俊儒雅的外表看起来很是纯良。

话音刚落,罗婧瑶和庞光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按摩师各自哄着推倒在了床上。

还没等她这口气喘匀呢,耳边就传来了小青年那堪比杀猪似的嚎叫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她也感受到了肩胛骨附近有一种被用力挤压的酸痛感。

不过这种程度的疼痛对于罗婧瑶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日常超负荷训练后的松解远比这种专注于穴位的按摩要酸爽的多。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凤凰小说网【fhtxt.com】第一时间更新《每次开门都到了案发现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