烛火摇曳,一道黑影掠过窗边。

徐嘉手微顿,淡然吹灭烛火。

被褥潮湿,躺在床铺中浑身黏糊,徐嘉强迫自己入睡。

床铺散发霉味,夹杂其中还有不知名臭味,她把被褥踢到一旁,毫无睡意。

毫无困意,睁眼看着顶端,想起了方才龙凤碎成金粉的景象。

徐嘉翻了个身,应该是戏法?

明渊楼热闹过后就是死静,明明住满了人,却没有一点动静,就连开门也没音。

徐嘉闭眼,再次尝试入睡。

思绪排空,呼吸逐渐平稳,身体疲倦传到脑中,眼皮沉重,将将入梦。

夜间徐嘉半夜半醒,脑中晕沉发胀,浑身无力,嗓中像有把刀,身上沉重。

这间屋靠外,听见雨声拍打在窗檐。鼻间尽是霉味,

脖颈处突来一阵痒意,冰冷气息围绕到颈部,徐嘉背后发冷,意识回拢。

一滴水顺着脖颈滑下下方,接着,她脸上覆着毫无温度之物,因着太冷,她身体无意识瑟缩。

凉物撤去,她呼吸平缓,身体疲倦,脑中却格外清醒,隐在被褥下的右手逐渐合拢发力。

额间一凉,迅速移开。

徐嘉朝身体前方猛挥一拳,她睁开眼,坐起身气喘吁吁,竟空无一人。

她抚摸额间,方才冰凉仿若梦。

徐嘉平缓心情,面无表情看向右手,将地上被褥扯回来。

手下触感是一片温热,像刚晒好盖在身上的温度,她下榻推开窗。

屋外无雨,地上临路并无湿意。

她阖窗,躺了回去。

夜深危险,还是明日再说。

整夜,徐嘉都像半梦半醒,身上有重物压着,光透过窗前,带来明亮,疲倦一扫而空。

叩叩两声,屋外传来,“姑娘可醒了?”

徐嘉擦去额间汗,“醒了。”

龙蛟询问:“我已吩咐花娘为大家备菜,姑娘收拾后下一楼就是。”

徐嘉穿上衣袍,“多谢。”

门外无声,徐嘉知道是人走了。

龙蛟走后,衡意几人来屋内,管钰关上门。

看出几人不解,管钰并未解释,只道:“我去了龙神庙。那里…”

秋令打断道:“你什么时候去的,夜里危险,而且明渊楼还有人盯着,你怎么出去的?”

管钰不理:“那里并无不妥,不过雕像前有两具动物尸体。”

“尸体?”衡意问:“除了尸体可还有其它?”

管钰摇头,“时间太短我没仔细看。”

徐嘉:“等会下楼你们随便找个理由留在楼内,我去龙神庙。”

衡意:“我同你一起,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徐嘉摇头,“管钰说并未有不妥,先看看再说。”

管钰表情未变,只道:“并无不妥。”

楼外唯有几个小厮,下去后,龙天宝局促坐在位上,看见徐嘉眼睛发亮,“你终于来了。”

佳肴美味,香味扑鼻,徐嘉坐下只见他一人,“龙公子不在?”

龙天宝咬着木箸,“大哥有事先出去了。”

徐嘉点头。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凤凰小说网【fhtxt.com】第一时间更新《女配自带发疯系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