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凤凰小说网】地址:fhtxt.com

刚攻下榆城,琐碎事务众多。

李昱在外间站着,医者在里间为沈朝把脉,就这么一阵的功夫,杜生已经派人来请示了一次又一次,总有些事情拿不定主意来询问。

杜生本在县衙里做主簿,后来李昱怜其才干,故而收于帐下做幕僚,此人行事谨慎,只是过于谨慎了。

李昱回了几次之后,便直截了当吩咐,令他放开手脚去做,榆城事宜全权由其处理。

解光敲了敲门,走进来汇报,钟尧等人所领之军已往许城而去。李昱沉吟片刻,榆城攻破得太快,如此越快打过去,越能打许城一个措手不及。只是大军才刚打完一仗,太操之过急也不行。

“大军休整一夜,明早启程往许城。”李昱道。

解光领了命而去,见医女终于从里间出来,李昱侧头望过去:“人怎么样了?”

医女道:“这位姑娘并无大碍,昏迷是因久未进食,加之服用大量松解力气的汤药,醒来后饮食清淡些即可。”

李昱微微颔首,又问:“可有用刑的痕迹?”

医女愣了一下,轻微摇头:“应当没有,不过我只是大致查探了一番,有些隐秘之处并未查看。”

李昱看了一眼谢少游,谢少游几步上前,将一个钱袋递过去:“多谢大夫,一点小小酬谢,不成敬意。”

医女接过钱袋,沉甸甸的很有些分量,这也太多了些,还没来得及推拒,谢少游已经引着她离开。

天未破晓,里间没有点灯,昏暗得仿佛罩着纱一般的雾,一切都朦朦胧胧地看不大清。

沈朝是被食物香气勾醒的,她顺着香气来源望过去,一旁的桌案上摆着一碗粥,热气腾腾。

陌生的帐顶,陌生的床榻,陌生的衾枕,沈朝拥着衾被坐起身,低头看了一眼,是新的干净里衣。

血腥气似还萦绕在鼻间,甲胄冰冷的触感清晰可忆,所以,真的是李昱?

沈朝端起粥碗,几口吃尽,手脚都生起了暖意,浑身的力气也恢复了些。她下了床榻就往外间走去,隐隐的光从帘外透过来,是有人在。

黑漆扶手椅中坐着那道熟悉身影,李昱膝上还搭着一卷书,双目却是阖上的,胸口轻微而平稳地起伏着,似是已经睡沉。

沈朝放轻了脚步,再走近一些,就看到了李昱眼下浅浅的青黑,灯火忽闪着,容颜依旧清俊,却是掩不住的疲倦。

李昱额角、眉尾、下颌尽是细碎的伤口,新新旧旧,愈发清瘦的骨相又添了几分戾气,也不知道痛不痛。

沈朝下意识伸手去触碰,却在即将触及的一刻停住,指尖颤抖着蜷缩,再落不下。

眼前忽然浮现一路所见之景,流民逃窜,战事后的尸横遍野,那一张张悲苦的面容。

她早有预料,燕王会起兵造反,也知晓一旦造反,百姓又会如何流离。可实实在在见到此情此景后,她还是会难过得说不出话来。叛乱,百姓苦啊。

而眼前人,却正是叛军首领。

沈朝喉间突然哽咽,闭了闭眼,轻颤着收回手。

仓促转身,沈朝刚迈出半步,腰上横过一条手臂,直接带着她向后倒去。

等反应过来之时,沈朝已经侧坐在了他的腿上,铺天盖地熟悉的气息压过来,他将沈朝侧着身整个抱在怀里。

李昱忍不住笑了起来,胸腔的震动也随之传到沈朝身上,他附在她耳边,轻声慢语:“有贼心,没贼胆。看了那么久,却连摸上来的胆子都没有?”

沈朝身体一僵:“你早醒了,在装睡?”

“不是,我一直都没有睡。”李昱缓缓收紧双臂,低头吻了吻沈朝的耳垂,柔声问,“粥吃了吗?”

“吃了。”沈朝点了点头,耳垂还在发烫,忽然又沉默下来,粥还是热的,他可能真的一宿未睡,一直在守着她。

李昱问:“还在恼我吗?”

“恼你?”沈朝反问了一遍,终于想起来他说的是上次争吵,她摇了摇头,“我恼你那个做甚?”

李昱长长叹了一声,垂头在沈朝颈侧轻蹭,话音里竟带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情绪:“你知不知道,你吵起架来有多凶?”

“我吵架凶?”沈朝不信,她极少同他激烈争吵。

李昱从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嗯”,顿了顿,他又道:“冷着脸一言不发,头也不回地离开。”

沈朝停顿半晌,闷声道:“对不起。”

“心情不好吗?”李昱轻声问。

从一开始,她的情绪好像就不大对劲。

李昱又想起昨夜她扑过来,紧紧抱住他,一声声道歉的模样,眼泪的滚烫似还在,他心头软得一塌糊涂。

“别不高兴了,看看这是什么?”

李昱摊开掌心,玉佩就躺在那里,大致一看很是完整,只有仔细查看时才会发现,其边角有一道极细的裂纹。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江山北望》转载请注明来源:凤凰小说网fhtxt.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