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妃要上天》转载请注明来源:凤凰小说网fhtxt.com

春雨来得急,但又好像已经预告了有一会儿。

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就阴沉沉的。

压的人透不过气。

云染才一只脚踏出马车,细细密密的雨滴就落了下来。

底下人还没来得及撑伞,只才感觉到手背上的湿润,她就见眼前暗了一瞬。

她偏头,看着身边的男人抬起手,遮在她的头顶。

宽大的袖子垂下来,恰好挡在了她的眼前。

傅泽目不斜视的,仿佛只是随意的一个动作。

倒是云染抿了抿嘴唇。

心情复杂。

非常复杂。

她甚至不知道一会儿到底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

清影已经撑了伞走过来,只不过,他一个人撑两把有些力不从心,自然而然的递给了小桃一把。

一左一右,他们各自站在自己主子的侧后方。

傅泽收回手,偏头看了一眼云染。

“走吧。”

这处地方云染并未来过。

或者说,这条街她都是第一次踏足。

守在门口的侍卫见着来人,抱拳请安,随后推开大门。

大门仿佛有些年头没有修缮过了,推开的时候,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更显得这里僻静。

往里走,绕过前院,傅泽的脚步停在一道月亮门前。

再往前就是一个独立的小院了,正面前就是一间坐北朝南的房子。

攥紧了手中的帕子,云染的心跳愈渐加快。

她想看屋子里的人,又怕看到屋子里的人。

心里仿佛有成千上百只蚂蚁爬过。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人可以紧张到这种程度。

屋里的人,到底是谁?

真的是路遥吗?

傅泽也没急着过去推门,只侧身打量着云染的神情。

她看起来好像很平静,可她微微抿成一线的嘴唇还是有几分“出卖”了她。

扬了一下下巴,他低声开口,“去看看?”

云染与他对视,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是。”

抬腿,她向前走了几步。

离开了小桃撑着的伞,她站在屋檐下。

手指搭在门栓处,她才想推门,就听到了屋内几声清脆的声响。

像……刀剑相向的声音。

不止她听到了,其他人也听到了。

见傅泽的脸色一沉,清影直接将伞塞到身后的侍卫手里,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挡在云染身前,他踹开门。

门开,屋内的场景让一众人都沉默了一瞬。

连屋内的人也静了下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