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湖之东》转载请注明来源:凤凰小说网fhtxt.com

一只人鱼乘船出海,遇见风浪,船沉之后,人鱼下落不明。不过,她很可能是死掉了——因为她的油脂被做成了油灯。

与此同时,银浪湾的入口有一个与人鱼同名的老先生,他说,他的爱人在那艘沉船上。

究竟是什么意思啊?

贺白帆沉默了一会儿,大概也理不清思绪,于是说:“先往前面走吧。”

冬冬宝贝嘤嘤酱:“qaq嗯。”

两人再度出发,接下来的路程风平浪静,他们顺利抵达甬道尽头的绛红大门。这是一扇形制颇为精致的门,门面以绛红丝绸包裹,绸缎上绘着繁复的符文。

“恭喜您来到【人鱼祭坛】,也许,很多谜团将从这里解开……”

卢也皱起眉头。方才那条怪鱼给他留下了一丝阴影,谁知道这神经病剧情里还会出现什么怪东西?

侠士推门而入,巫女缓步跟上。

沉船里有甬道,有怪鱼,那么再来个祭坛,似乎也很正常。然而这祭坛并不像卢也想象中阴森可怖,相反,与其说是祭坛,不如说这只是一间普通的女子闺房。甚至有点寒酸。

房间四四方方,一方梳妆台,一张罗汉床,一只高脚凳,连衣柜都没有。

系统也没给任何提示。

云卷千帆:“好像没什么东西。”

冬冬宝贝嘤嘤酱:“这也不像祭坛呀。”

但这应该就是人鱼的房间了吧?卢也操纵巫女在房间里踱了几步,并没有发生什么异常。巫女来到梳妆台前,这也只是一张普通的木桌,上面立着木质收纳盒——不对,卢也将鼠标放上去,这东西叫“人鱼的梳妆奁”。

梳妆奁?

卢也想起自己在鱼腹中捡到的小玩意。

他打开装备栏,点击人鱼的胭脂,试图将它拖进梳妆奁。就在胭脂碰到梳妆奁的瞬间,“咔哒”一声,抽屉自动打开了。

贺白帆凑过来:“东西可以放进去?”

冬冬宝贝嘤嘤酱:“嗯,我试试。”

卢也依次将胭脂、木梳、发簪、面纱放入梳妆奁。他原本将这四样东西放在同一个抽屉里,然而抽屉却合不上。试了两次之后,卢也将胭脂和面纱放左边抽屉,发簪和木梳放右边抽屉,“叮”地一响,抽屉缓缓合上。看来这人鱼颇有条理,用在脸上的和用在头上的还要分开放置。

系统弹出对话框:“恭喜您完成【往日再溯】之【人鱼梳妆】!梳妆台前发生过什么故事呢?”

耳畔响起一阵轻快的音乐声。梳妆台旁蓦然出现一道女子背影,她穿藕色衣裙,身形单薄,黑发如瀑,看上去很是曼妙。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卢也一惊,爆了句“我靠”。

这女子的面庞,不,那不是面庞,那只是一张怪异的脸。

凸起的鱼眼,矮塌的鼻梁,圆圆的嘴唇。

肤色白皙,但两颊布满黑色鱼鳞。

而且——她的衣袖是空的,走起路来,两条袖子一晃一晃。

云卷千帆:“她是漆狞人鱼,我读取的记忆里她就是这个样子。”

冬冬宝贝嘤嘤酱:“这哪是人鱼啊!”巫女一阵小跑躲到侠士身后,“qaq好吓人。”

云卷千帆:“是有点……”

这应当是一段情景再现。人鱼自顾自在梳妆台前坐下,袖中伸出两条长长的银白色鱼鳍,那鱼鳍拉开抽屉,轻轻一卷,发簪胭脂等物件就被卷到桌面上。

人鱼梳了头,挽了发,涂些胭脂,却又戴上面纱,她起身转了两转,复又坐下,像在等待什么人。

几秒后,又一道人影凭空出现。这人手执画卷,身穿黑衫,应当是个书生,模样倒有几分英俊。他走向人鱼,轻叹一声道:“你怎么又戴上了?在房中不必戴,没人会来的。给我吧,我拿去洗洗。”

人鱼用呆滞的鱼眼望了望他,然后甩甩衣袖,喉间发出一声低沉的“呜——”。

书生无奈,走上前去,轻轻揭下人鱼的面纱。他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与人鱼对视时,眼睛都不眨一下。

书生又道:“今日画坊做成一笔大买卖,定金便付了十两银子,你不必结珠了。”

结珠?这是什么?

人鱼缓缓点头,呆了片刻,她忽然抖抖衣裙,一道亮光闪过。书生俯身拾起地上的珠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