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流速不同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

就在黄天收回“无极圣祖”的马甲之时,游戏世界里,提前抵达滦州的左牵虎已经找上了黑山,找上了李灵素。

左牵虎名声很响,人却长得平平无奇,没甚特点。

要说特殊之处,便是他身后叉着三柄长刀,腰间还配了一把横刀。

燕赤霄脸色很是难看地站在一旁,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多年未见的老友,眼中仿若喷火,对左牵虎的提前而至、不告而来感到极为忿怒。

左牵虎浑然不觉,恍若无事,甚至看都没看燕赤霄一眼。

这让燕赤霄更加愤怒了。

“燕大侠,平心静气。”

李灵素发现燕赤霄的不对劲,出声安抚了一下。

“嗯。”

燕赤霄应了声,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退进神庙的侧殿。

既然相看两厌,不如不看。

左牵虎这时反倒看了燕赤霄一眼,一双不大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极其复杂的情绪。

李灵素在发现左牵虎进入滦州境内的时候,就已经开启了“慧目”。

这一丝微不可见的变化,被李灵素敏锐地发现,心中若有所思。

左牵虎很快就收拾好波动的情绪,漠然开口:“我来见太乙救苦天尊,还请太乙救苦天尊拨冗一见。”

“天尊不会见你的。”

李灵素正色回道,“你想说什么,做什么,与我交涉便是。”

“是不想见我,还是不敢见我?”

左牵虎语气微冷,一边说着,一边向前踏出一步。

右手不知何时已经握上了横刀的刀柄,杀意炽盛,杀气纵横。

李灵素面色一寒,同样向前踏出一步,手中法剑已然出鞘,针尖对麦芒,硬碰硬怼了回去,斥道:“左牵虎,敬你是燕大侠的朋友,方才放你上山。若是继续不识好歹,那就手上见真章。”

“呵……”

左牵虎忽地轻笑一声,右手松开横刀刀柄,连退两步。

全身杀意与杀气在后退的同时,收敛得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浑不像先前那般来挑事的模样。

李灵素却没有松开手中的法剑,脸上的寒霜丝毫没有松缓,冷冷说道:“左牵虎,天尊神庙不欢迎你,出去吧。”

“是天尊神庙不欢迎我,还是神使不欢迎我?”

左牵虎从善如流,退出了黑山北麓山腰这座新建的天尊神庙,同时发出询问。

“都不欢迎。”

李灵素丝毫不绕圈子,直接了当给出自己的答复。

“是吗?”

左牵虎挑了挑眉,转身面向不知何时出现的紫竹道人,行了一礼,“后学末进左牵虎,见过紫竹前辈。”

紫竹道人侧身避开,淡然说道:“我死前也才附体境,未成鬼仙,当不得你一礼。”

左牵虎正色回道:“前辈本有机会成就尸解仙,只是为了固始县的百姓放弃这个机会而已。无论从境界,还是从心性上,都当得起晚辈这一礼。”

“当不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