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凤凰小说网】地址:fhtxt.com

冬雪沉沉嵌在蓬松暄软的床褥中,像被云层包裹着,一层层往下压,最终被全部吞噬。身上的人一个用力,她就好似从高空坠落,穿透片片云层,最中没入汪洋大海,七窍窒息。

指甲在庄函后背留下道道抓痕。

以前她认为,舌尖相绕就是最亲密的事了,带着感情的抚慰是□□比不了的,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以前还是太单纯了。

这种四肢自由,只有躯干被牢牢控制,死死钉住的感觉,带着灭顶的刺激感。

笼子里的鸟,即便打开了门,也飞不出去。

打开的门只是障眼法,鸟儿的脚踝上还拴着一根细到看不见的链子。

他要死死困住她。

庄函汗水滴落在她胸脯,喘息间,一口咬住纤细的脖颈。

车子猛地加速,跃过悬崖,在半空中油门踩到极致,然后轰然落地,抖动了很久,机油耗光,滚烫的发动机渐渐熄火。

事毕,冬雪躺在庄函的臂弯里,余韵未散,两个人肌肤紧贴着,房间里安静地能听见对方的心跳。

庄函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她肩膀上轻点着。

时间很晚了,可是两个人都没有睡意。现在他们都在忙工作,在一起的机会少了很多,冬雪有些留恋这样的时候,并不是很想睡,翻过身抱住他。

“最近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庄函喑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冬雪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在问什么。

“没有啊,我在家里,能有什么不舒服的。”冬雪轻声回道。

但是庄函的话提醒了她,她好像很久没有和系统说过话了。

现在她的身边,有父母,有弟妹,有崔家庄园里那么多人,上班以后还有那么多工作等着她去处理,她已经不缺陪伴了。

她缺心眼的统子呢?

冬眠了?

冬雪在心里喊了一声,没有回应,也可能是关进小黑屋了,等回去再说吧。

庄函状似无意地问起她家里:“你弟弟呢,不是很皮吗,有没有又闹什么矛盾?”

冬雪竟然笑了:“崔颉欢他还挺好玩儿的……”

庄函闭上眼睛,下颚挨着她的头顶,细细听她讲着家里最近发生的有意思的事情。

有家里养的白玉兰,有厨师新买的面包炉子,有管家叔叔剪的锅盖头,零零碎碎,一群根本不该算重要的人出现在了她的分享内容里。

出现次数最多的,不是崔父崔母,而是那个半月以前冬雪还讨厌得不行的便宜弟弟。

冬雪那时候怎么说的?

——有人会喜欢弟弟妹妹这种生物吗?

现在看来,他们相处得还不错。

冬雪一夜未归,第二天又和庄函去约会,还是没有回家,一直到周末下午,她才回去。

一进客厅,就看见崔颉欢双手抱胸,大马金刀地坐在沙发上,一副升堂会审的模样。

“你还知道回来?”

他一张嘴,就让冬雪笑喷了,“你学咱爸的语气,学得还挺像。”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崔颉欢说,“还整整两天两夜在外面,你知不知道女孩子夜不归宿有多危险。”

“对不起,我错啦,我下次还这样!”

“你……”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