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岛求生:我带嫔妃养狼崽》转载请注明来源:凤凰小说网fhtxt.com

管事可疑的举动和语言,让温娴生了戒心,也更加警醒起来。

她抬眼看了看暗夜,示意暗夜要多加注意接下来的防卫工作。

毕竟,不管有什么问题,今儿这驿站,她肯定是住定了。

她倒想看看这驿站,倒底有什么问题。若是能将问题揪出来,正好可以先把问题解决了。

左右日后这些都是她自己的江山,提前做这些没错。

驿站总共有两层楼,一楼是吃饭的大堂,二楼则是住宿的房间。

房间有一号房、二号房、大通铺。另外,还有后院几个独立的院子,可以住不少人。

温娴选了最大的两个院子,她们和江家那些人分住两个院。

至于饭菜,则是她们自己在院子里做,不需要驿站提供。

管事对此并没有什么异议,她们全部自理,他还更省事儿些。

所以,交待好注意事项后,他便出了院子。

等他走后,郑柔才担忧道:“夫人,我怎么觉得那个管事怪怪的,这个驿站也怪怪的。”

本来在荒郊野外出现孤零零的驿站就有些怪异,更不用说驿站里只有管事一个人。

而且,管事的言行举止,也很是可疑。

惜命的她,不得不开始担忧起来。

温娴瞥了一眼院外,随即悠悠道:“是挺奇怪的,不过,咱们住这儿总比住荒郊野外的好。夜里大家都警醒点,别睡的太死。”

荒郊野外不确定因素太多,不止要防人,还要防野兽,另外还有许多不确定因素。

而且,除了刺客外,还得防止有流民过来。流民向来都是成群结队的,他们狠起来,伤害性不亚于刺客。

对比来说,倒不如直接住驿站,即便驿站可能会有问题。

驿站的问题来自人,只用防人就行,不必担心其他因素。

虽然明面上驿站只有管事一个人,但她很清楚,这个驿站藏了不少人。而且,很多还是会武之人。

说不定还没到夜里,暗处的人就已经忍不住要出手了。

白蔷薇拉着温娴的袖子弱弱道:“夫人,晚上我可不可以跟您一起睡。”

她害怕,不敢一个人住,只有夫人能给她带来安全感,她要跟夫人一起住。

武君兰抢先道:“你跟我一起住,别打扰夫人休息。”

夫人自有暗夜和暗卫们保护,白蔷薇凑过去,只会影响夫人休息。

然而,温娴却摇头道:“无碍,咱们今晚都挤一个屋睡。就是床不够,还需要打地铺。”

她顿了顿,继续道:“不想打地铺也行,就分两个屋睡,尽量睡一起,不要太分散了。”

女子往往比男子更容易成为目标,所以,她们不能太分散。否则,暗夜她们不容易保护。

若是她们之中其中一人有危险,那都会拖累整个行程。

“我可以打地铺。”白蔷薇立马举手,表示她可以不睡床。

只要跟夫人待在一起,睡什么不重要。

郑柔跟着附和道:“我也打地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孤木无兮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凤凰小说网fh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ABO垂耳执事

ABO垂耳执事

麟潜
我不小心把他的白月光踹出了八米远。…
其他全本4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