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这场吵闹以秦贺肆荒谬的配对落下帷幕。

何珊当然不干,可老板已经做了决定,下面的人只有配合。

本来练舞室就是为了曲琪和leo情侣练习mv中所用舞蹈而征用的。一开始即使何珊不满简致美在场,但毕竟双方是合作关系,她也忍了。后来曲琪对于其中一段舞蹈不熟悉,而简致美的助手邢佩佩刚好有舞蹈经验,就说配合leo跳一段演示给曲琪看看。

演示结束,邢佩佩脸色就有点古怪。当时的何珊还没发现什么,可等中途休息时她看到jojo和leo在贩卖机那里交谈,并且两人间的距离无限的暧昧。何珊凑过去,就听到了leo说“……我对你有兴趣,”“曲琪其实无聊的很,”“我喝你的咯,你知不知道我接触过的东西在二手市场都是奢侈品啊!”后续jojo回的什么何珊没有听到,可是不妨碍她猜想——leo身为超级新人王,人气高,而jojo出道一段时间不温不火,还被身为好姐妹的曲琪超过,想要使手段上位也很正常……一想到这,何珊顿时不爽了。她使手段让手下艺人上位是她的手段,而别人想踩着她的艺人上位,那当然是何珊不能容忍的。

休息回来何珊就直接在练舞室发难,弄得简致美一头雾水。简致美当然相信自己手下的艺人,更别说jojo和曲琪那么友好的。而jojo和leo……简致美想想就觉得不配。带了leo一段时间,简致美已经不像曾经对他有十足好感了,如同粉丝滤镜破灭般……最初被阿may委托接受leo的兴奋已经消失,只有粉错了人的“呵呵”。

但是在其位谋其职,现在leo是她的艺人,简致美当然要护着他,别说还牵扯到她认为完全受了无妄之灾的jojo。就这样,两人各持己见,火气都吵了出来。日常公司里,同事们都知道她俩不对付,所以很怕两人真的干仗,被秦贺肆派来监督的助理旁观了一切,见势不妙就通知了他。

现在,这场情侣mv被改成了姐妹mv,所有人都搞不清楚身为老板的男人在想什么。

而这次直接被另一种意义上炒掉的leo则咽不下这口气。他可不是阿猫阿狗可以替代的!还是甘先生认为may姐走了他没有被重视的资本了?!

听到男人的话,他直接摔门离开。

回到了自己的私人保姆车里,leo眼神明明灭灭,年轻艺人的傲气在他身上有了很好的体现。一朝入行,顺风顺水,小有名气后就想要乱搞。

在leo看来,他和谁交往,他看上了哪个女孩,她们都应该感激才是。他可是香江当红的新星,梦工程的一哥诶!那个jojo居然在他调戏她的时候完全不给面子。下脸的嫌弃他喝过的东西有口水,很脏。还觉得身为曲琪男友的他不用随意在外面撩人,这样是对曲琪的不忠。

呵,笑话。

靠在车座上,leo扯着嘴角不屑。就曲琪那种死板的女孩,要不是前段时间他因为约粉出了丑闻,才不会跟她炒作呢。想到这,leo就有点对现在的经纪人sa姐不是很满意。以前他发生这种事,都不用他想办法,may姐早就给他应对和公关好了。现在换成了sa姐,他都不敢太过分,感觉sa姐不会像may姐那样容忍他……leo气地锤了锤车垫,眼眸划过一丝恼意,早知道当初就不该答应让sa姐接手他了。

而且,甘先生貌似也对他开始有了意见……

心底惴惴不安,leo安慰自己:不会的,你可是梦工程最赚钱的艺人。就算甘先生要捧jojo,也不会那么快上位的。只要自己保持和曲琪的关系,jojo也不好对他做什么……

而这边,秦贺肆离开练舞室时直接给了jojo和曲琪句:“空了来办公室找我。”

听到他这话的两个女孩互相对视一眼,眼眸亮晶晶的。

她们开始期待之后和好姐妹的合作……

不过邢佩佩对于刚刚被咸猪手就不是很适应了。

她忍着恶心,去茶水间咽了好几口薄荷味的饮料才勉强把呕吐感收回去。

完全没想到leo是这种人!

一想到以前还拜托姐夫找may姐要了几张leo演唱会的门票去听他唱歌,邢佩佩就搓了搓胳膊。

“咦,瞎了眼了瞎了眼了……”

“瞎了什么?”简致美一进来就瞧见佩佩在茶水间台子那嘀嘀咕咕的。

“sa,sa姨…”邢佩佩转身,尴尬地看着她打招呼。

“唔~怎么觉得你怪怪的呢佩佩,”简致美绕着她打量了一下,忽然问:“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呢?”

“没,怎么会……”邢佩佩眼神躲闪。

在简致美一脸不信的表情下,邢佩佩还是决定提醒她,说:“sa姨啊,你有没有觉得……”

“嗯?”

“就是那个leo……”邢佩佩面色为难。

简致美挑眉,“leo怎么了?”

“哎呀就是,”邢佩佩也不知该怎么说,“总之sa姨你看好他吧。”毕竟她只是个助理,leo又是sa姨手下最红的艺人,她说多了倒是在挑拨是非了。邢佩佩跺脚,“反正sa姨你保护好自己吧。”那leo一看就是色中饿鬼,万一连sa姨也不放过怎么办?烦死了。提醒完,邢佩佩一脸抓狂的样子。

“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说…”简致美的话让邢佩佩猛地看向她,知道了吧知道了吧,sa姨这么聪明肯定知道我想说什么,邢佩佩紧张地盯着她——

谁知简致美又把后续的话咽了回去。

邢佩佩提起来的心又落了下去……

“不过leo吧……”

嗯???

邢佩佩失望地眼睛又一亮,对对对,他就是……

简致美又不说了。

邢佩佩被搞得崩溃了,“sa姨啊,不要逗我玩好不好。”

“好啦,就是看你心情不好,想让你放松下啦。”简致美说。

接着她就给邢佩佩讲了,她担心的那些事自己都知道。就算因为经纪人的身份不好处理,但是你受了委屈一定要告诉她。大家身为亲戚,让你来梦工程做我的助理是照顾你,可不是为了让你受欺负才让你来帮我做事的……简致美这话一出,邢佩佩顿时感动了,“sa姨……”

“噢抱抱、抱抱……”简致美放下手里的杯子,抱住她,然后安慰的摸了摸邢佩佩的蘑菇头。

之前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结束演示的时候,佩佩表情不对。后来等何珊发难她又被转移了注意力。直到甘先生来了,结束纠纷后,佩佩一言不发的离开了练舞室,简致美当时就蹙了蹙眉,心里有了一点猜测。

比起手下带的艺人,肯定还是佩佩跟她关系更亲近。更别说,简致美不怎么看得惯leo拈花惹草的行为了……

对于女孩们来说,没有什么事是讲八卦转移不了的坏心情~

简致美跟邢佩佩凑到一起,小声的吐槽着圈内那些道貌岸然,以前不知道真面目的明星们……看着佩佩逐渐开心起来的表情,简致美松了口气。只不过说到leo的时候,两人都一致的认为,就照leo这般下去,总有哪天会因为感情问题大祸临头……

总算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简致美把jojo和leo之后的行程确认结束,抬头就发现外面已经黑了下来。同事全部都下班了……

“简致美,活该。谁让你一线牵生意做不下去,非要来当打工人呢。”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凤凰小说网【fhtxt.com】第一时间更新《女配的春天2[快穿]》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如见雪来

如见雪来

杨溯
高冷禁欲猫妖攻X吊儿郎当流氓受-秘宗甲级通缉犯苏如晦病重惨死,甫一醒来,便发现已是五年后,他成了秘宗首徒桑持玉的新婚夫侍江却邪。桑持玉,苏如晦的生死宿敌,昆仑秘宗最负盛名的武官。昔日的天之骄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被废右腿,满身鞭伤,苟延残喘。罢了,看在他这么惨又长得俊的份儿上,冰释前嫌吧。苏如晦心想。苏如晦一面为他治伤一面感慨,“这鞭子抽得你浑身没一块好肉,谁对你这么狠?真不是人。”桑持玉静静抬眼,道
其他全本70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