嬴成蟜没有理会齐艾的哀怨,只是右手一引:“请!”

韩仓四人感觉这偏房内的软榻都在散发着浓浓恶臭。

可嬴成蟜已坦然落座,韩仓四人也不得不随之而坐。

待众人坐稳,嬴成蟜方才开口:“本君出征大半年,归来之后又诸事缠身,不曾召两位大匠。”

“两位大匠,长安纸研造的如何了?”

齐艾赶忙从怀中取出一厚沓纸,双手奉上:“启禀君上,君上出征之后我等依照君上命令,完成了对余下一百六十二种沤制方法的尝试。”

“其中一百零七种沤制方式最终未能成纸。”

“我等已将制作过程、剩余纸浆和晾晒所得之物尽数封存入库,以备日后调用。”

“余下五十五种方式沤制所得之纸并其制作方法和测试结果尽皆在此。”

接过齐艾递来的纸,嬴成蟜双眼便是一亮。

相较于第一代长安纸,呈现在嬴成蟜眼前这张纸的颜色虽然依旧发黄,但却没了那么多肉眼可见的纤维,手感稍稍细滑了些许,弯折时明显柔软了很多,墨迹也更加收敛清晰,晕染程度比之第一代长安纸大有改善。

再翻开第二张纸,嬴成蟜便见此纸之上墨迹润而不晕、层次分明,只是纸张质地硬而脆,稍一用力就有折断的风险。

而第三张纸则又偏向了另一个极端,纸张质地颇为柔软坚韧,纸上墨迹却晕染成团,几乎无法用于书写,反倒是适合用来拭秽。

韩仓心中的好奇压下了对寻找祝由医的执着。

以手捂着口罩,韩仓瓮声发问:“臣可否与君上同观此纸?”

齐艾赶忙从怀中又取出一叠纸:“臣准备了两份,上卿亦可自观。”

“只是要劳烦许大夫与韩上卿同观了。”

话落,齐艾对着许旻歉然一礼。

许旻想说句客套话,可无处不在的浊臭之气却让他根本张不开嘴,便只是拱手还礼,就勾着脖子侧身看向韩仓手中那一叠长安纸。

齐艾好像根本不是身处浊臭之地,而是坐在端庄严肃的御书房里一样,详细介绍着每一张长安纸的特性:

“君上、韩上卿、许大夫,臣等以为这第一张纸在柔软、细腻、晕染、色泽、保存时长、保存难度等方面虽皆算不得最为出众,却最为全面。”

“第二张纸最适于书写,且成本比之初制长安纸只略贵些许,但保存起来却比较艰难,或可用于军校习练所用。”

“第三张纸最为柔软,虽晕染过重不适于书写,但本着君上‘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指导思想,臣等皆以为可深入研究此纸之所以柔软的关窍,用于其他长安纸之上。”

“第四张纸则是最为白皙,虽于其他方面并无特质,但臣等以为……”

齐艾显然对于讲解下了很大的功夫,也充分了解位尊者的时间普遍紧张,没那么多时间等着他欲扬先抑。

第一张纸就是最均衡全面的纸张,也是最适合推广的纸张,用以吸引嬴成蟜的注意力。

第二张至第八张纸虽都有显着缺陷,但都是某个维度的翘楚,或可用于特殊用途、或是有深入研究的价值。

排序越靠后的纸价值越低,齐艾却也总能找出它的独有意义。

嬴成蟜耐心听完了齐艾的介绍,颔首温声道:“有劳两位大匠、诸位匠人。”

“能做出如此细致之研究,殊为不易,本君自有赏赐。”

曹冒当即拱手:“君上过誉了,这都是我等该做的,君上无须再赏。”

齐艾诚恳中带着三分不解的发问:“君上何出此言?”

“臣早已将大王、君上赐下的赏赐尽数交给家人,自己根本不曾看过。”

“因为那都不重要!”

“能时常观摩君上研造、思考之状,能循着君上的思想和指引、附于君上骥尾研造出如此大利天下之物,此实乃我等做梦都不敢想的美事也!我等能自备干粮随君上一同研究利国利民之物也甘之如饴!”

“便是臣的族中父老得知臣能随于君上左右,都已在商讨着要于族谱之上为臣单开一页了!”

“君上却屡屡重赏厚赐,臣何颜也?!”

韩仓、许旻、曹冒三人:???

三双惊诧的目光投向齐艾。

我们这群技术员中出了一个叛徒!

就连嬴成蟜都目瞪口呆。

虽然有不知多少人绞尽脑汁的夸赞过他。

但如此夸赞,他还真没听过。

饶是两世为人的嬴成蟜都僵了一息后方才强笑道:“功是功、过是过。”

“诸位匠人臂助本君达成所愿,本君又岂能苛待了诸位匠人?”

“青史留名、旁人尊崇终究不能当饭吃。”

见嬴成蟜略显尴尬,齐艾当即转开话题:“臣以为,这新纸比之君上初制之纸大有长进,已值得重开沤池以造。”

“只是此乃大事,所以臣等在此纸成型后并未上禀朝廷。”

“不知君上以为,是否要将此纸上呈朝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凤凰小说网【fhtxt.com】第一时间更新《家兄嬴政,谁敢杀我?》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