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云乔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凤凰小说网fh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崔梓蒙根本不知汤中有毒,闻言两眼茫然,无措道:“我、我没想要杀父皇呀……我给父皇送汤,只是想讨好他,让他不要放弃我这个儿子。”

任凌说:“我认为那碗毒汤那么明显指向是太子所送,倒不像他送的了。”

崔梓蒙连连点头:“对对对!肯定是那阴险狡诈的三皇子故意栽赃我!”

时乔说:“其实我也不认为这碗汤是萌萌送的。我只是想表达,既然三皇子能够嫁祸萌萌,凶手也很有可能会栽赃我和鹤琛。”

许久不说话的徐姝妍突然出声:“这逻辑不对。三皇子会嫁祸萌萌,不代表凶手就会嫁祸你!”

“这话说得没错。”陈梦之怀疑的目光接连在时乔和鹤琛的脸上打转。

时乔见自己解释这么多,没有减轻现已不说,反倒适得其反,越描越黑,不禁有些泄气。

鹤琛目光轻轻从徐姝妍面上扫过,说:“光靠这些还不能推出凶手,你们就算怀疑,也不敢百分百保证我们就是凶手。我们还需要更多证据。”

时乔问:“还有哪些地方我们没去过?”

崔梓蒙拿出地图,说:“还有沈知凡的房间,皇后的坤宁宫,举行宴会的清和殿。”

时乔忽然想到一点:“明天会开放自由搜证。我们不仅要去这几个地方,还要再去一趟柴房。我们太忽略尸体身上的线索了,至少要弄清楚她是怎么死的吧!”

陈梦之一拍脑门:“对哦!这么重要的一点,我们当时怎么忘了看呢!”

崔梓蒙讪讪:“当时我们全部精力,好像都放在外面的噬魂者身上了……”

陈梦之遗憾摇头:“要是早弄清楚沈知凡是怎么死的,或许我们现在就能直接锁凶了!唉,时间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吧。明天再去纠结凶手的问题!”

经过一日奔波,连续不断录制了近十个小时,众人早就筋疲力尽。听她这么说,崔梓蒙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咱们的房间怎么分的?”

这时,有工作人员在镜头外提醒:“男嘉宾房间在外面三间,女嘉宾需要往里走,房间在里面三间。”

任凌崔梓蒙闻言,跟大家道了声晚安,分别往其中一个房间走去。房间里没有镜头,所以只是普通酒店风格的布置。

外面的灯光依次熄灭,工作人员纷纷开始收工。陈梦之挽住时乔胳膊,说:“走吧,乔乔。”

时乔顿了一下,把胳膊抽出来,说:“梦之姐,你和姝妍先去吧。我要找助理要一下手机。”

录制结束后嘉宾活动自由,拿手机处理工作也可以。陈梦之点点头,叮嘱一句“别熬太晚。”便和徐姝妍一起离开前厅。

整个前厅不一会儿便只剩鹤琛时乔二人。

时乔胡乱看了鹤琛一眼,又匆忙移开视线,眼神飘忽,欲言又止。

鹤琛看出她有话要对自己说,感到颇为意外,靠在门前,问:“想说什么?”

时乔脸上渐渐浮出一层可疑的薄红,嘴唇翕动了两下,低着头闷声说:“你胃还痛吗?”

鹤琛莞尔:“还行。能忍。”

时乔揪了一把鬓边垂下来的碎发:“那什么……你回房间先洗澡吧,别睡,等我一下。”

鹤琛深深看了她一眼,嗓音微哑:“好。”

他大概能猜到时乔要做什么。但他怕把人吓跑,不敢多问。

他顺从回了房间,卸下头套后快速冲了个澡,坐在床边心情颇为愉悦地等着。

时乔不一会儿便敲响了他的房门,像是怕被人发现似的,门外只响起两道十分小心的叩门声。

鹤琛起身,打开房门,把人拉了进来。

时乔猝不及防被拉进门内,踉跄了下。一抬头,便对上鹤琛好整以暇的一双笑眼,顿时忘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

鹤琛已经把鹤道长的妆容卸了干净,锋利深邃的五官重新显露出来,好看得摄人心魄。

时乔的脸一下红了个透彻,即使是看过鹤琛素颜无数次,她也无法在面对这张脸时保持镇静。

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得人……

时乔下意识吞咽了下口水,鹤琛看到她的动作,轻笑:“来找我做什么?总不能是为了盯着我发呆?”

经他一提醒,时乔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什么蠢。脸颊上的红顿时弥漫到耳根,两只耳垂红彤彤的,像挂了两只小巧的红樱桃。

时乔不敢去看鹤琛的眼睛,把手往前一递,说:“我让夏跃买了胃药还有牛奶。牛奶只有这种盒装的,但我让他加热过了,你凑合喝一点吧,顺便把药吃了。”

鹤琛眉毛一扬:“你什么时候交代他去买药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女人如雾

女人如雾

善恶图
女人如雾小说小王研张哥是书中的几位主要人物。张哥和妻子妍结婚多年,早已没了当初的激情,为了能让生活更刺激一点,两人找了另一对夫妻进行了换妻游戏,而他们的游戏对象,是小王和他的妻子。…
言情全本161万字
暴君的宠后

暴君的宠后

烟云绯
晋江VIP2020-07-09完结总书评数:335当前被收藏数:2623营养液数:83文章积分:29,807,942文案:少女本是胤朝千恩万宠的小公主,娇艳动人,一朝宫闱秘辛揭发,她并非皇室血脉。阴暗可怖的地牢里,新帝宇文允一身黑金锦袍,姿态高贵清雅。凝她半晌,道:“诺儿,跟我回家。”她真的跟他走了。之后的相处,她也像小时候一般依赖他,亲近他,把他当哥哥,却不把他当男人。后来。“二哥哥,我喜欢你。
言情全本32万字
赤道热吻北极

赤道热吻北极

景戈
雨林深处,连绵的雨季让电影拍摄进度停滞不前。宋郁一身躁意走到河岸边,毫不避讳地盯着水里的俊朗男人。她挑了挑眉,吹一个轻佻的口哨,调子里是模仿当地部落求爱的信号。男人眯了眯眸子,大手扣住她脚踝,将她扯进水里。抛弃文明的地方,只剩下最原始的欲望。电影拍完,宋郁把和当地男人的荒唐抛之脑后,回了文明都市。-一年后,宋郁跟随科考队前往北极勘景。科考队队长裴祉,人类学教授,擅长以融入族群的方式研究异文化。他性
言情全本36万字
魔道祖师

魔道祖师

墨香铜臭
前世的魏无羡万人唾骂,声名狼藉。被情同手足的师弟带人端了老巢,纵横一世,死无全尸。曾掀起腥风血雨的一代魔道祖师,重生成了一...
言情连载90万字
将进酒

将进酒

唐酒卿
【有修改提示皆是在解锁中】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
言情全本163万字
悬日

悬日

稚楚
宁一宵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到苏洄。直到酒店弄错房卡,开门进去,撞见戴着眼罩的他独自躺在床上,喊着另一个人的名字,“这么快就回来了……”冲动扯下了苏洄的眼罩,可一对视就后悔。一别六年,重逢应该再体面一点。·-“至少在第42街的天桥,一无所有的我们曾拥有悬日,哪怕只有15分20秒。”·野心家攻x病美人受食用指南:1.插叙,章节名会有标注(N是现在章节,P是回忆章节),不喜插叙手法慎入2.受(苏洄)患有双
言情全本11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