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不凡本来就没吃晚饭,闹腾了一天,体力很快就到底了。

他疲惫的躺在了地上,哑着嗓子道:“弟弟,怎么还是没有人来啊?”

江不尘皱着小眉头道:“一定是江黎故意把人都支开了,没事的哥哥,你放心,肯定会有人来的。”

他就不信爷爷一直听不见!

但江黎伺候着江兆远把饭吃完后,就在他房间点上了助眠的熏香。

没一会儿,江兆远就进入了梦乡。

在外面的沈岚也收到了江黎的指示,故意带着林曼茹一行人在商场逛了好几圈。

等到他们逛累了回来时,江不凡江不尘也哭累了,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林曼茹很满意,还以为是江黎把人哄好了,蹑手蹑脚的把门关上后回去睡觉了。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早,江不凡就醒了。

“咕噜噜”的声音交响回荡在他们的房间。

江不凡揉了揉眼睛,推了推睡在自己旁边的弟弟。

“弟弟快醒醒,我好饿啊。”

江不尘从睡梦中醒来,发觉身旁居然一个人也没有之后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难道昨天晚上到现在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看他们?

江不凡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一下子就暴怒了起来。

“太过份了,居然到现在也没人关心我们一下!”

果然和妈妈说的一样,爷爷家的人全都是冷血无情的!

他气冲冲的搬了一个凳子就要去砸门,结果奇怪的是,门居然没锁,自己开了。

江不凡也没思考太多,拉着江不尘就往外走,而后学着江宴的口吻喊道:“有没有人啊,来人啊,本少爷饿了知不知道?怎么没有人过来拿东西给本少爷吃啊?本少爷要生气了!”

江不尘则跟在他后面哭。

两个人就像是行走的音响一样,噪声遍布了整栋房子。

可他们足足从三楼哭到了一楼,都没发现半个人。

江家今天安静的有些过分。

渐渐的,江不凡有点心慌了,声音小下去了不少。

客厅没有人,前院没有人,甚至后院也一个人的身影都没有。

硕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们两个弱小的身影。

江不凡紧紧的攥着弟弟的手,声音彻底软绵了下去。

等到在餐厅发现独自一人吃着早饭的江黎后,他连质问的底气都没了,差点和弟弟一样哭了出来。

“喂,女魔头,家里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江黎慢条斯理的用餐巾擦完了嘴才居高临下的看向了他们。

“大人都去走亲戚了,今天家里就我们几个。”

闻言,江不凡如遭雷劈。

家里就剩下女魔头和他了?!

那还得了!

他当即就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了起来。

“不行,我要爷爷,我要大伯母,我要爷爷,我要大伯母,我不要跟你待在一起!”

江不尘也在旁边哭哭啼啼,“妈妈.”

可他们这招压根对江黎没用。

她就像是自动屏蔽了外界的噪音一般,坐在餐桌旁一动不动,甚至还悠然自得的收起了碗筷。

看着她神色如常的进出厨房,压根不把自己当回事,江不凡的自信心严重受挫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凤凰小说网【fhtxt.com】第一时间更新《惊!嫡长女她撕了豪门炮灰剧本》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6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