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布衣》转载请注明来源:凤凰小说网fhtxt.com

“詹将军!我等被困了!”

作为开路营的先锋,在死了孪生胞弟之后,詹佐并没有逃脱困局。在他的身边的人马,一个接一个的不断倒下,死在火海中。

陈盛单臂操刀,带着人马厮杀了几阵后,将詹佐逼到了绝路。

詹佐怒骂数句,悲吼一声,举刀割喉而亡。他与胞弟詹佑,终归未能杀出一番将名,便草草死在了这里。

“陈将军,火势要大了,若是不撤,只怕我等也要受困。”

陈盛握着刀,皱眉往四周看了看,迅速点头。再没有半分犹豫,一下子收拢人马,往本阵方向退去。

另一边的苏尘,同样也退了回去。

在其中,更有徐牧分出的十几路侵扰人马,在各个裨将与校尉的带领下,也一同退回了本阵。

火势之大,根本不是他们能掌控的。

但还好,先前便在自家主公的军命下,凿了壕沟,用了各种避火的手段。

“主公放心,柳沉那边的人,此时已经避无可避。”

徐牧抬起头,凝视着前方的火势。他所能做的,便已经都做了,总不能让士卒在火海里追杀。接下来,只能这支北渝大军,葬身火海的消息。

在先前,他已经收到暗探的情报。柳沉深入芦苇荡追击,带来的七万大军,火势与侵扰中,已经战损万多人。

这浩浩荡荡的苇村芦苇荡,当是柳沉的丧命之处。

“对了主公……我有一事不明。”

“怎的?”

陈盛想了想开口,“为何要留出一条隔火道,让北渝人逃窜。”

“与围城之法,异曲同工。围三阙一,彼方大军只怕乱势更甚。如此一来,不管柳沉下什么样的军令,但士卒知道有活命的机会,都会抗命不顾,只知往这条隔火道逃窜。”

“隔火道那边,我已经让费突带着万人埋伏,这般的地势与火势,无非是另一个死法罢了。”

或箭杀,或戟杀,慈不掌兵,这一次,他要做的,便是将柳沉这碍眼的小书生,彻底留在这里。

……

此时的柳沉,不慎被火势燎到,迫不得已扯掉了发冠,徒留一副披头散发的模样。

他喘着粗气,手里的那柄尚方剑,只成了拐杖之物,被他用来杵地,稳住摇晃的身子。

“徐贼,布衣贼!如此险恶歹毒之人,怎能禀领袁侯爷的衣钵!你烧杀二万人,天公必不容你!”

“军师,军师!”一个面庞发黑的裨将,焦急地走过来。

“军师,大喜之事!我等发现了一条隔火道,能通到沼泽之处!已经有不少的士卒,往那边逃窜去了!”

“愚不可及。”柳沉目眦欲裂,“岂不闻,围三阙一的战法。这分明,是蜀人用来坏我军心的法子!”

“军师,能否杀过去……若杀过去,说不得能活命。”

“不可能的。徐贼敢留出这条道,那便是说,早已经有了万全之策。隔火道又窄又去,去多少人,便要死多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李破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凤凰小说网fhtxt.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世界调制模

世界调制模

我爱叉姬
主角被流星砸中脑袋,却神奇地拥有了“世界调制系统”,于是成为了神一般的存在,这世界任由他操控玩弄……才怪咧!PS:如果书名没被占的话,本书应该叫《世界调制模式》。…
言情连载5万字
伪装学渣

伪装学渣

木瓜黄
4.5状态不太好,今天不更,调整一下,不好意思。分班后,两位风靡校园的“问题少年”不止分进一个班还成为同桌。明明是学霸却要装学渣,浑身都是戏,在表演的道路...
言情全本58万字
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

我变成了大佬的小龙蛋

卷寒酥
文案:洛安重生了,但他重生的姿势好像有点问题,入眼是黑乎乎的小房间,身体也变得有些奇怪……他摸摸头顶,有一对小角,再探探身后,又有一条尾巴。重生大概率不是人的洛安深吸一口气:有没有人啊——“嗷嗷嗷嗷嗷——”“……?”我敲这是什么种族的高深外语??为了弄清楚自己的现状,洛安试图暴力拆除小黑屋,好在这个房间看起来黑,实则墙面薄脆,一踹就晃。但他还没高兴几秒,就透过一道缝隙看见了一群围坐在一起的巨人……
言情全本58万字
跟乔爷撒个娇

跟乔爷撒个娇

罗衣对雪
京城出了大新闻:乔爷守了十二年的小媳妇跑了,跑了!连儿子都不要了!一时间流言四起:听说是乔爷腹黑又高冷、婚后生活不和谐;听说是小媳妇和别人好上了;听说是儿子太丑。某天,小奶娃找到了...
言情连载1535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沐慕沐
唐皎皎作为国公府嫡小姐,在太后膝下长大,要风得风要雨的雨,唯一不顺的便是下嫁给无名小卒吴谦尘。一朝变故,太后仙逝,与君和离,她沦为伶仃无依的孤女。殊不知,踏出皇宫的那一刻,才是一切的开始!
言情全本77万字
一婚还比一婚高

一婚还比一婚高

晨雾的光
“真钰,我妈说房子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让——让双方家长再见见面,看看——再添置些什么东西。”夏真钰听着手机里李巍有些结巴的声音暗自叹了口气。“我正在外面和丽丽吃饭呢,等会我过一趟吧。”说完不等对方再回答就挂了电话,看着坐在对面的高梅丽一脸无奈。“是不是他妈又要让你买什么东西了?他们家还有完没完了,就买了婚房再装个修,家电家具全是你家往里添的,再说了那房子还是婚前财产,怎么那么会算计啊?”高梅丽对于
言情全本63万字